公告版位
腳下縱然崎嶇,步履也要輕快,因為只有輕快,才能見到廣闊,只有廣闊才有壯麗浩嘆。

目前日期文章:2015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居家心情:子婿燈傳奇

20150128

 上圖為老家后浦頭雙落大廳上掛著的一對子婿燈。 下二圖是新聞報導裡的金門子婿燈,美輪美奐。

  子婿燈2

子婿燈3  

子婿燈傳奇

金門一般傳統閩式建築,住家大廳屋樑上常見懸吊著燈籠,那就是「子婿燈」,又稱做「新郎燈」,是金門婚俗中男方必備的禮器。這回在雅加達家中與公公聊天,說起「子婿燈」的故事,十分傳奇。公公說:

「在印尼雅加達有位鄉親,名叫Barbie Ong,就是『王阿豬』, Barbie印尼話即是『豬』,奕民也認得這位鄉叔,本名王水生,金門中蘭人,十多年前六七十歲罹患肝病過世了。

阿豬親口告訴我,他名喚阿豬的由來。當年阿豬的父親結婚,祖父當家作主,依照金門老家習俗準備了一對子婿燈,因為燈、丁,閩南語同音,有燈才有丁,所以結婚是一定要掛上子婿燈的,象徵子孫綿延、宗族興旺、前途光明之意。

後來,阿豬的堂叔也要結婚了,來向阿豬祖父借子婿燈一用,祖父慨然允諾,就將兒子結婚用燈送給姪兒了。不意從此之後,阿豬的母親每次懷胎,只要是男孩必是死胎,始終就是無法生養兒子。很多年後,阿豬的祖父為此十分懊惱去問先生,難道自己真要無後?先生掐指一算,說道:『你哪有丁?你的燈早就沒啦。』原來是阿豬父親的子婿燈被送走了,所以才出不了丁。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寶女兒和我一起打過的三場生命戰役 

  1988.07 (2)  

1988年7月,大熱天。大寶姊妹(9歲 6歲)和媽媽在三重忠孝路家中。

   爸爸媽媽又跟著上台來,要做什麼呢?  

2011 年1月大寶返台結婚的台北歸寧宴,美好時刻。

母女連心大寶女兒和我雖遠隔重洋千山萬水仍阻斷不了我的牽掛與惦念,華府台北時差日夜顛倒,我依然時刻思念著孩子:大寶,你可還好?身體狀況如何?休息夠嗎?睡得如何?吃得怎樣?現在正是調養將息的關鍵時期,可千萬要愛惜自己啊。

我陪著大寶女兒一起打過三場生命戰役,艱困的第三場戰役現正奮鬥中,我台美來回奔波之餘,只能一旁當個啦啦隊,為孩子吶喊助陣加油,在心底支援前線,戰鬥主力還是在大寶身上啊。回想這三場戰役,我們能夠走過幽谷,迎向光明,大寶確實勇敢堅強,而一路走來,許多貴人扶持,神的恩典滿溢,更是令人無比感恩。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