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人與自尋出路

阿寶:

這些天我情緒有些低落,心頭有如幾塊大小石頭壓著,塊壘難除,只好自尋紓解之道,一邊聽著紀念梵谷的老歌Vincent,一邊改著學生作業,來回聽了幾十遍,作業改完,惆悵也消散了許多。

這星期爺爺做百日,我和爸爸回三重去拜拜,我還特地到爺爺房裡坐坐,看爺爺桌上文具紙筆依然擺放整齊,備忘錄上還貼著823日三總的痛風回診預約單,襯衫夾克領帶也都依序吊掛著,空氣裡似乎還有爺爺的氣息,只是轉眼間爺爺已經離開一百天了!我真的已經失去父親了,從8月中爺爺離開至今,在我腦際經常縈繞著許多片段,兒時的大家族、三合院老房子、阿祖的樣貌、爺爺的話語等等,不捨與思念就伴著眼淚偷偷流了好幾回,而今藉著做百日,焚香祭禱紙灰飛揚間,好好宣洩了一番,心裡舒坦多了。(你姨也告訴我,她好想找一個空曠的地方,好好放聲大哭大叫一下,免得心裡好悶。看來我們姊妹還真像。)

爺爺生病,不得不離開我們,也提醒了我們更要注意健康,一家人要彼此相扶持。這兩天看到報載趙少康夫人罹癌在榮總開刀,趙先生天天在醫院照料,夫人健康擺第一。加上這些天聽小皮說起一位同學的父親近日發現罹患癌症,也在榮總住院,一家人天天跑醫院陪病照料,沒想到同學母親在奔忙之下竟發現胸部有硬塊也準備要開刀,父母親同時都病了,真難想像一家人這時候心裡壓力會有多大!但願所有人都平安,一切安好啊。人真的很脆弱,什麼時候一場疾病就可能把人擊倒了。我們面對這些不請自來的人生訪客:疾病、憂鬱和恐懼,都是無法迴避的,只能堅強的微笑以對,即使是悲傷,也需寧靜平和的接受,因為這是真實的人生啊。

此刻的台北,已是霪雨霏霏,濕濕冷冷的冬季,再看到新聞裡諸多紛爭擾攘,真是令人既厭煩又鬱悶;但境由心造,心隨意轉,要能夠自尋出路、破繭而出,才能重見天日,所以我想困境也是迫使自己成長的好法子哪。拉拉雜雜跟你嘮叨一頓,其實也是老媽自我療傷,現在沒事了。

餘情再敘。你自己多保重。            老媽2007.11.26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