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腳下縱然崎嶇,步履也要輕快,因為只有輕快,才能見到廣闊,只有廣闊才有壯麗浩嘆。


三月天,媽媽和姊姊去掃墓。

清明掃墓,慎終追遠。
  

清明將屆,許多人都會扶老攜幼上山掃墓祭祖,追念先人,因為: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由於去夏父親新喪,依習俗需在清明前掃墓,所以三月初的假日,我們姊弟和弟妹姪兒就和母親一起上山祭拜了。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當天雖然天氣很好,山上櫻花美盛,但我仍思念父親不已,心情沈重,很難適應有話想和父親說說,卻每每開口才又發覺已無父可應的悵然。

半年多來,我曾兩次夢見父親:過年時一次在夢中,我和姊姊忙著炸年糕,姊姊說父親坐車回來了,我卻一直看不到父親身影,懊惱的醒來;第二次夢中,我開車停好下車,見到父親從另一部車下來,他衣著整齊、氣色良好如昔日,告訴我他要去看大姑。結果,我夢醒心知不妙,立即和表弟聯繫,果真大姑五六年來為癌症所苦,日前正住院病危,我和姊姊與三姑去探病致意後,隔兩天大姑就過世了。原來父親是要我知道他在天上過得好,要我放心,也要我去向大姑告別啊。

父親向來重情意,為人灑脫,是自在過一生的;而與母親同年的大姑則家庭至上,全力照護子女與姑丈,勤儉持家,善良又堅強,是慈愛的長輩,也是勇敢的病患。半年內父親和大姑兄妹相繼辭世,老成凋零,讓我倍感傷痛。當表弟表妹說起他們的便當從來都是當天早上現做的熱食,就忍不住熱淚盈眶,他們失去了摯愛的母親,我也同感傷悲。我一直記得,過年初二時大姑回娘家來,還在念中學的我在廚房炸年糕,大姑寵膩的對我說:「二公主會下廚囉!」那感覺好溫暖、好親切。由於姑丈是四川人,大姑的國語帶有閩川混合的特別聲腔語調,今後再也無處聽聞了。

記得小時候,每到清明節,祖母會做「青草粿」,祖父會帶領父叔與弟弟們上觀音山,找尋有我們福建同安的村名「田柄」的墓碑祭掃、壓墓紙。那些年我老愛跟著去,祖父總說女生以後要嫁人,不用跟。後來,我結婚了,祖父過世了,父親把幾代祖墳一一撿骨,一起建立一處祖墳便於併祭,我真的就沒有回娘家掃墓了。這回和母親與姊弟一起上山祭拜亡父,感觸良多,子欲養而親不待,我常懊悔沒能多和父親聚談共處,時不我與啊。

嫁人以後,先生老家在金門,是極重視傳統的大家族。每年的清明掃墓可是年度大事,我和孩子都盡可能回去依禮祭祀,融入其中。在這敬天法祖、詩禮傳家、講德重義的家族,許多老規矩代代相傳,不可造次,每回有大事都要稟告祖先,俎豆馨香,視親猶在,我相信這是美德也是好事,因為能祭祖、能掃墓,就代表我們是有根、有源、又有後的,我們有著血緣之親,血脈相連,代代相傳休戚與共,子肖孫賢有好表現時是光宗耀祖,若有邪念興起,念及先祖,惡行自然消弭自止於無形。

清明掃墓,祭拜父親後,心情平復不少,心安多了。隨著歲月流轉,現今年過半百,不自覺的才驚覺身旁的長輩都垂垂老矣,有多位還謝幕告辭了,這是人生必經必走的路,我們一定要好好把握當下,惜緣惜福啊。

 

 
創作者介紹

王小真的天空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筆利
  • 接洗溫鄒罵內

    阿公阿嬤是家裡兩隻小惡魔的興奮劑,更加要珍惜他們唯一的阿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