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秋,餐廳一隅堆滿了應景的柚子,可不是30年前的紅蘋果了。

軍眷生活:初為軍眷的第一個中秋--兩顆蘋果

 

30年前中秋節的前一天,我和先生在台北永和結婚,我開始由老百姓變成軍眷,如今軍眷話從頭,酸甜苦辣百般滋味,就從中秋節的兩顆蘋果開始吧!

先生老家在金門,大家族人丁眾多,家中務農也兼營商,但蕞爾小島土地貧瘠,鄉人出外謀生者多,二叔甫結婚就下星洲去闖天下,獨留二嬸在家鄉,故而先生自出生就過繼給出洋奮鬥的二叔,以慰二嬸之孤寂,因此先生幼年是由二嬸照顧,跟著二嬸睡覺,直到金門炮戰,二嬸赴新加坡依親,先生才又回到親娘身邊。後來,先生負笈台灣念高中、上軍校,老爹在台經商、親娘不幸早逝,我們結婚時,老爹已經再娶了繼母,僑居印尼的公公(二叔)則帶了婆婆與小叔回來,婚宴就在永和中信百貨公司的樓上餐廳舉行,親友長官學生都來祝賀。

還記得,從男方來提親時,娘家的長輩們就懸念不已:小叔叔認為軍人身羈軍旅、四處漂泊、難以照顧家庭;祖父不放心地以為我們自己就有謀生能力,何必一定要嫁個職業軍人?老媽則是捨不得我出嫁,怕要跟著四處遷調、居無定所啊。所以,結婚時我們就住老爹在永和的房子,安家在台北,大家都放心。

只是結婚喧鬧了一天,隔日是中秋節,一早老爹回台中,住高雄的大姊與姊夫搭火車南返,公公婆婆與小叔也搭機回印尼雅加達去了,永和的大房子頓時淨空,冷清許多。當時懷孕的繼母一直躲在房裡不願露面,金門來的堂妹上班去了,屋裡就我和先生大眼瞪小眼,早上我下廚熱菜做早飯,送走親友長輩,中午我招呼來訪的先生同學,忙了一天到傍晚,我坐在陽台,看夕陽西下,一輪明月漸漸升起,但永和的屋子裡卻沒有月餅、也沒有文旦柚子、更沒有家人一起賞月的溫馨!我不禁紅了眼眶,新娘子忍不住直想回娘家,我要和家人一起吃月餅、剝柚子、聊天看電視啊!我不要在永和,空無一物孤單賞月。後來,先生拿我沒辦法,只好出門去找尋中秋月餅與柚子,結果中秋夜店家早都打烊回家團圓了,好不容易在街上繞了好久,最後買回兩顆大紅蘋果權且替代,他一邊削著蘋果一邊說:「蘋果也是圓的,也可以算是團圓啦!」我就這樣含著眼淚,在月光下吃著蘋果,過了第一個軍眷的中秋節,酸酸甜甜,點滴在心頭。

不知是否基於補償心理,30年來每到中秋,家裡月餅柚子絕對不可少,因為我不要再用蘋果代替月餅和文旦啦。今年中秋也一如往常,我給娘家老媽和姊姊送去柚子分享,也給鄰居親友同事送去月餅和貢糖,家裡還堆滿一箱又一箱的文旦柚,月餅鳳梨酥也層層疊疊,我希望幸福可以分享,過節就應該有應景的食品可吃,過節就要家人團聚,能夠在中秋節和家人一起剝著柚子、吃月餅、看著月亮,即使只是無言傻笑也無妨,這就是最大的幸福啦。

回首來時路,我滿懷感恩,有緣成軍眷,我慶幸自己擁有許多,不曾匱乏,精神物質都稱得上富足,30年前的那兩顆大蘋果,至今仍深藏我心,先生愛家顧家,確實蘋果也是圓的,能夠一起吃蘋果,也算是團圓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小真 的頭像
王小真

王小真的天空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