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STER-fin-pre.jpg 

《閻羅夢》——生命哲理的千古思辯

星期天的午後,冬陽和煦,我在國家劇院看了一齣好戲——閻羅夢,這一齣新編京劇,無論演員、音樂、劇本,無一不盡善盡美,確實值得咀嚼再三,難怪它在國家劇院從2002首演、2005續演、到2008已是第三次上檔公演,依然檔檔爆滿,佳評不斷,若再加上2004的京滬巡演,《閻羅夢》該是兩岸同享盛名的好戲了吧!

 

《閻羅夢》劇本脫胎自明代傳奇「三言二拍」中的「三言」之一,馮夢龍《喻世明言》書中的〈鬧陰司司馬貌斷獄〉。故事由大陸劇作家陳亞先改編為京劇劇本,再經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修編,劇情緊湊、穿梭陰陽、亦莊亦諧、詰辯深入、寓意深遠,在盪氣迴腸中,引人低迴與共鳴。 

 

《閻羅夢》一劇副標題為:天地一秀才。故事說的是益州落魄書生司馬貌,見人人鬻官買爵,憤慨世道不公,修書向天帝抱不平,想要爭個天公地道。就在司馬秀才被毆赴陰司後,天帝許他當個「半日閻羅」,施展抱負。司馬貌接受陰曹冤魂告狀:還無頭的項羽烏江之屈、轉世為忠義的關羽、過五關斬六將以報六將軍斬首之恨。又還韓信受呂后之辱冤死、投胎為文武雙全的曹操、擁漢室軍政大權。但曹操不平世人以奸雄看待,項羽、關羽皆無帝王之實,司馬貌又判他們再轉世,曹操成了趙匡胤、關羽成了李煜!一世又一世的輪迴,真「討」回了「公道」嗎?世間或陰間真有「天公地道」嗎?司馬貌自以為判得公正,但老閻羅300年前也是一樣的裁決,他似乎沒有更高明啊。

 

我印象深刻的,戲裡面酒鬼豬肉攤販吳來,賣妻鬻子典當攤位換個縣官做,卻在慶祝時貪酒醉死,到了陰司地府照樣攜酒行賄,還當上閻羅身邊的小官兒,陰陽同個樣,真夠諷刺的。還有,一世又一世的輪迴,看似弭平了前世憾恨,卻又生出新的缺憾,生命似乎永難圓滿,冤冤相報何時了啊?窮秀才司馬貌從落魄不遇、憤世嫉俗,到半日閻羅掌權斷案,凜然伸張正義,再到與老閻羅論辯孰是孰非,幾番低迴反思,還陽後,一切似又回到原點,但觀眾和劇中人物個個都已然心底澄明清澈了。

 

走出國家劇院,腦中依然留有布景中靛藍天空滿天星辰的意象印記著,編劇的湖南才子陳亞先在洞庭湖邊,望著浩瀚蒼穹,他是否想著:茫茫宇宙虛空裡,冥冥中自有一份「生態平衡」?生命輪迴人生悲喜,就一齣又一齣傳唱下去嗎?京劇從徽班進京至今傳揚200餘年,西皮二黃、唱念做表、身眼手法步,皆獨樹一幟,堪稱藝術文化瑰寶。我看過許多京劇經典骨子老戲,真的是餘音繞樑,值得珍藏、傳承、並發揚光大;不過,我每每更鍾情於「新編戲曲」,看傳統故事加上時代脈絡刻畫,古今融和,更能撼動台下人們的心弦啊!1993年的《徐九經升官記》與今日的《閻羅夢》,一樣是扣人心弦的絕妙好戲啊!好戲不寂寞。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