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眷生活:軍眷‧過年

軍眷‧過年 

年夜飯圍爐前,爸比先給大家斟酒,喝的是加拿大冰酒。 

上圖是今年台北過年佳餚滿案,爸比在斟酒;下圖是去年雅加達過年,婆婆準備的圍爐大餐。 

看!婆婆準備的年夜飯多麼豐盛。  

當軍眷超過30年了,但今年卻是我第一次自己好好準備年夜飯,頭一遭認真的過年,說來慚愧!不過,看看這一桌菜色,似乎也過得了關,馬馬虎虎,可啦。往昔何不自己準備年菜?原因頗多:廚藝不精是主因,先生羈旅軍中是藉口,投靠公婆避走海外是偷懶,總之,除夕圍爐不用自己來,樂得輕鬆,一晃眼,悠悠已過30載,軍眷過年體會多啊。

結婚前,我實在不擅家事;大學時住校,衣服是每周拎回家「孝敬」媽媽,更甭提日常炊事與家務了。記得結婚前半年,我去上了八周「彩妝課」,學化妝打扮,沒時間去學烹飪,先生還買了食譜送我學做菜,似乎期望頗高。結果,結婚後的日常生活,在「做中學」裡逐漸有點樣兒,打理屋子和小孩都沒問題,唯獨做菜一門,就乏善可陳,無啥精進了。小皮女兒就曾大聲宣告:「我爹每次回家飯菜都吃光光,就因為我娘煮的,和部隊伙食沒兩樣!」真不知這是貶損軍中伙夫弟兄,還是抬舉我?唉!

大寶小皮女兒與小多還小時,過年不是被我拎著到金門、到台中港、到高雄,找先生的大哥、二哥與大姊團聚,就是跑到海外投靠阿公阿嬤,在新加坡、雅加達過年,親族相聚年節氣氛熱絡,我從未操心過除夕的年菜,又可大飽口福哩。高雄大姐做的金門「薄餅」與「燕菜」是我吃過最道地美味的金門菜餚,台中二哥最是海派,總少不了新天地的海鮮大餐與自家料理的蟹腳,還有金門眾多親族自己炊煮的各色美食粿點,一想到就吮指回味、口水直往裡吞了。最特別的是,禮失求諸野,在新加坡與雅加達過年,既可以重溫傳統古禮古儀,還可以聽公公講許多家族故事:除夕圍爐團圓有火鍋有薄餅;子夜跟著公公拜天公,有甘蔗有糕粿;新正一早子孫依序向公婆跪拜賀年領紅包,親友相互「拜正」送大吉大利的柑橘;茶几上擺的是自製的核桃小酥餅、栩栩如生的布梅花;在四季如夏的熱帶過中國年,別有風情,格外值得珍惜,很是感人。(薄餅與甘蔗都有特別的典故,公公是說故事好手。)

過去30個新年,除了與家人親族團聚,更多的時候是先生在軍中當主官過年需留守,我們母子一窩就到移師部隊過年,軍中的年夜飯可是別有滋味,氣氛特佳呢!不論先生是在苗栗頭份、台中梧棲、高雄官校、還是金門外島,我們都攜家帶眷去和爸爸一起守歲團圓。部隊過年營區會布置得喜氣洋洋,大紅炮竹、春聯桃符、年節掛畫,滿眼盡是年味兒。除夕傍晚,部隊長會帶領留守官兵祭祖,向紅紙書寫的各姓氏祖先恭敬的行禮致祭,肅穆而隆重。然後除夕圍爐,官兵與各家眷團聚;還記得大寶一歲多在官校過年,桌上中央有鋁製的大火鍋「復興鍋」,周圍滿是雞鴨魚肉與時蔬,還有一大盤紅蘋果,台上中將校長大人正在致詞,滿場卻只聽到台下我家大寶女兒拿著大蘋果一聲聲直喊爸爸、爸爸,聲音稚嫩清脆,讓坐在對面的小上尉爸爸緊張得直冒汗,不斷比手勢,食指放嘴上,噓,噓,小聲啊。想來就有趣。

另一次印象深刻的是,那年先生在小金門烈嶼當指揮官,年夜飯除了阿兵哥做的大盆大鍋菜餚之外,還有政戰主任榮華家裡帶來的客家美食,小弟妹嘉敏住楊梅,把客家拿手料理全都搬到外島的離島,飄洋過海,蒸炒煎煮,隆重上菜,真是了不起!當然,我更還記得金門司令官朱先生帶大家在太武山上「烤乳豬」,石室的黃昏,彩霞滿天,腳底是沃野平疇,點點民宅阡陌交通,景色壯麗,烤乳豬的香味醉人,官兵家眷歡聚格外溫馨,司令官給的紅包特大封套,醒目的大大燙金字「司令官」,內有五百大元,回憶起來嘴角都要上揚呢!(太武山上石室是當年軍機重地,老蔣總統在金門運籌帷幄的所在。)

這麼多年的新年,都這麼四處跑著,也就過了;三個孩子一個個拉拔長大,我也老了。近兩三年,大家流行到餐廳吃年夜飯,或是外帶飯店的年菜回家圍爐,我也隨流俗訂過某某小館、某某大飯店的年菜,可惜的是加熱過後與原味差很多。因此,今年我斷然決定:自己做年夜飯!乍聽之下,一家老小頗不以為然,但我心意已決,擬妥菜單,分批從內湖湖光市場一一採買,先生還不太放心,硬是拉我又到南門市場去補了一趟年貨,就這樣,今年我們家王小真掌廚,自己做了一桌菜!舉杯敬酒時,先生祈祝海內外家人平安健康,學業進步,事業順利,最後還加上一句「希望我們家人口越來越多」!哈,真的嗎?我看家裡餐桌六張椅子先坐滿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王小真的天空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