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眷生活:傻媽的眼淚

白鶴芋1.jpg   白鶴芋2.jpg

這是我家台階上新開的夏日驚艷,白鶴芋,俗稱一帆風順花,就藉她祝福謀職的孩子吧.

傻媽的眼淚

每個孩子都是媽媽的心頭肉,永恆的惦記。當媽媽就是注定要操心孩子,而且一輩子掛心,即使孩子長大、結婚、生子、就業、甚至頭髮花白,早已「年紀不小」了,做母親的都依然要心疼掛念那永遠長不大的「孩子」!這禮拜老姊的大兒子我外甥筆利外調高雄,老姊說得雲淡風輕,讓他飛吧!出外奮鬥也好。我知道老姊心底其實還是掛記著30好幾的大孩子。同樣的,我家小皮女兒找工作,我這傻媽著急的眼淚也著實流了不少。

近幾年經濟不景氣,高學歷、高失業率,謀職就業不容易。最近小皮女兒準備換工作,要找個長期穩定的差事,安定下來。(當研究助理「無了時」,我早已為此煩惱了兩年。)前些天,我一邊煮晚餐一邊掉眼淚,因為我接到小皮女兒電話,得知她剛被通知可能要去中壢工作,一個20好幾的大女孩兒,這個媽始終沒把她教好,不知能否出外工作,住宿異鄉,自理生活?到時候誰催她起床上班?誰洗衣燒飯為她張羅?誰幫她打理一室凌亂?萬一生病有誰聞問帶她去就醫?不放心,真是不放心,擔心小皮,越想越難過,我自己一個在廚房哭得眼泡、鼻子都紅通通。笨的是操心小皮女兒還不夠,又想到大寶女兒,遠在美國,多少年了,隻身在外,功課忙碌還兼TA、RA,一日三餐正常嗎?身體健康、運動休息可有注意?老媽遠在千里之外,實在掛念卻幫不上忙啊!想著唸著,忍不住又是一串淚潸潸,多愁善感無處排遣,只好藉淚水宣洩啊。

晚上先生打電話回來「安全回報」,我匯報家務「一個脆弱的老媽,一邊煮飯一邊掉眼淚」,沒想到先生跟我想法完全不同,他在電話中朗聲而笑:「我很高興聽到小皮要出遠門工作,很好,支持她趕快去報到!離家在外才會長大,給她機會成長,告訴她工作要認真、要敬業!」怪了,小皮女兒一直是先生的「掌上黑珠」(因她皮膚不白,稱不上明珠),打從還在娘胎裡,就敬告諸親友要疼愛她,從小到大也從來沒修理過她,甚至連研究所畢業前夕實驗做不出來,躲在浴室地板上嚎啕大哭時,老爸都連夜立馬從國防部趕回家安撫、慰問兼鼓勵哩!眾人皆知,先生一向疼愛小皮,如今他都捨得放手讓他的掌上黑珠出門歷練了,老媽我還有什麼好堅持的,頂多眼淚多流幾擔子吧?

雖說傻媽心裡已稍釋懷,但傻就是傻,而且傻得「卑微」。打從小皮要去面試,我關心詢問面試地點、查詢交通路線,幫忙安排晨喚與接送,老爸還要她仿大學推甄在家「模擬面試」,直被小皮嘲笑爸媽太「三八」。上週小皮要去宜蘭面試另一家工作,那天一早5點40分我叫她起床、提醒她資料帶齊,眼看6點10分差不多該出門了,她還又梳頭紮頭髮,我忍不住問:「頭髮不是已經梳好了嗎?」結果小皮沒好氣的回以:「頭髮鬆了啦﹗」我自討沒趣趕緊閉嘴閃一旁,讓路好讓她出門。然後小皮兒6點15分開車去三總換6點30分的接駁車到公館,準備搭7點30公司安排的共乘車。我7點送小多上學回來,7點40分開始連撥手機始終無回應,不禁杞人憂天擔憂起來,難道進了雪山隧道手機不通?該不會沒趕上接駁車吧?她會想辦法趕到公館吧?憂心之餘忍不住發了簡訊,問她趕上接駁車沒?可有搭到共乘車?怎麼都沒接電話?終於8點30分皮兒回話,只有三句:「已經到宜蘭了,手機快沒電,回去再說。」好吧,我暫時安心;等到近11點,皮兒又來電告知,已經在客運車上,要回台北了。終於天黑下班,等到皮兒回家,見了我卻只說:「累了,明天再說。」唉!當媽媽的,真是傻得卑微到底,人家不說,你就早早告退,別再礙眼討人嫌,庸人自擾啦。

隔天,小皮心情好,有精神、有體力、願意說了,自然就會告知老媽謀職進度與遭遇,還外加品評與耍賴,她的招式很多。我終於發現:我是被小皮女兒吃定的傻媽:她高興時,貼心的帶你去泰式按摩、磨腳皮、修指甲、吃大餐、看展覽,邀你一同觀賞影集、替你選購新書,花時間、花大錢招待老媽;她還會撒嬌的陪你去接弟弟晚自習、陪你回三重看阿嬤、陪你到台中看老爸,又怕你開車勞累,買來一堆AirWaves與金桔、潤喉糖;她也會偶而主動洗碗、買回鮮奶麵包,讓人心花怒放一下;但是她耍起賴可是「番」到極致,「盧」到家。老爸要求她工作要認真、要敬業!她賴皮的想當米蟲,還反問:為什麼要工作?可以不工作嗎?老爸治軍甚嚴,轄下有數萬大軍,好笑的是,治不了一個黃小皮,面對小皮女兒,老爸只有舉白旗投降的份兒。趁母親節打折我給她買一串珍珠項鍊,她卻說:「可以用項鍊換『免工作權』嗎?」工作?最後決定了嗎?該去哪兒工作?不容你置喙,所以,我也沒輒,只能在一旁當個眼淚往肚裡吞的傻媽,而且我相信:四周處處有傻媽。大家都唱著:「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一樣的傻,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王小真的天空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