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腳下縱然崎嶇,步履也要輕快,因為只有輕快,才能見到廣闊,只有廣闊才有壯麗浩嘆。

居家心情:書僮陪考二三事

IMG_1438.JPG

上圖公子小多在美國達拉斯Richland college校園,下圖大寶姊陪小多走上大學生涯.

IMG_1439.JPG  

童僮陪考二三事

家有成長中的孩子,爸媽都得要陪讀、陪考、當書僮,這是極為正常且必須扮演的角色,我這回大老遠飛到美國當公子小多的書僮,點滴在心頭,感受格外真切。看公子小多現在可以優游自在,快樂的在德州遊學,其實可是書僮爸媽與老姊陪著經過大半年考試煎熬,歷經艱辛奮戰,才有的成果呢。

小多是高中應屆畢業生,為娘的天職之一就是要關心孩子的學習成長,每天當司機接送上下學,關照他三餐飲食、睡眠休息、在校狀況等等,還要陪著應付段考期考模擬考大小考試的考後心情起起落落,不時的安撫、鼓勵,只能在一旁察言觀色、小心以對、默默關心,絕不能說重話、下猛藥,因為孩子漸漸長大,自主意識強,自尊心也高,得罪不起。若想要對考生有所鞭策、激勵,只有等待阿兵哥爸爸回來時,再伺機耳提面命,施以懇談了。

先前由於公子的數學起起伏伏成績不穩定,眼見大考在即,高二下老媽我曾透過家教中心找了個研究生來幫忙,後來小家教自己功課忙,經常缺課就停了;高三上我特別商請老同事數學老師國華來「救急」,搶救公子小多的數學,快馬加鞭,每週日複習一定進度,終於趕上一月底的學測應考。國華老師打包票,穩穩的考,沒問題啦。但老媽仍比考生還緊張,心中忐忑得緊。

今年學測小多考場就在內湖高中,兩天的考試,我被公子下令不准陪考,只能送指定的中餐和早晚考場接送,不給老媽陪考表現的機會。想當年兩個姊姊考高中、考大學,我都準備冰桶、水果、開水、毛巾去陪考,甚至小皮考大學時,老爸連折疊躺椅都搬去了呢。小多自認為他長大了,而且是男生,不要老媽跟前跟後的陪考,這也是孝心吧。因為大寶姊考高中的時候,也是在內湖高中,我烈日下陪考一整天,傍晚中暑回家,多虧芳鄰林媽媽幫忙刮痧,才能繼續第二天的陪考哩。不過,學測是在冬天考試,老媽怎麼說都不會中暑的,小多是過慮了。

考完學測,才是煎熬的開始。一月底考完試,過了農曆年,等著二月下旬成績揭曉。短時間稍稍放鬆,心裡仍放不下,書沒怎麼念,也不敢放膽玩樂。小多拿到成績單,考得還「差堪告慰」,國文英文社會三科滿級分,數學自然可接受,於是積極準備參加「申請入學」。老爸老媽老姊都幫忙蒐集資訊,提供意見,參照公子的性向興趣與成績,最後列出十個校系,選了六個,在三月初繳費報名。

三月底申請入學第一階段放榜,小多通過四個校系,可以進入四月初三倍篩選的第二階段甄選考試。從一階段放榜到二階段送審,只有短短四天時間,要交出四個校系的備審資料,自傳、履歷、讀書計畫、小論文、成績獎勵作品等等,這可真是一大挑戰。小多接連幾天白天上課,夜裡挑燈夜戰在電腦前打小論文、寫自傳,寫好了帶到學校請老師看過,就連在美國的大寶姊也給意見,要小多參考,但是這年紀的公子多半固執己見,堅持自己想法,寫出來的東西要有強烈的自我風格,他人難以撼動,也罷,美其名叫尊重年輕人,畢竟要上大學的是他自己啊。於是我們這些母姊啦啦隊就被差遣出錢、跑腿,去銀行轉帳繳交各校系口試費,去影印店印獎狀與證書,去文具店買文件夾與燕尾夾,和星期一早晨及時去郵局寄件繳交備審資料。當我看著一疊又一疊厚厚的牛皮紙袋,給送進郵局窗口,蓋了郵戳,拿了回條,忍不住吁了口大大的氣,唉,只是暫時完成準備,戰爭尚未結束。一月底考完試,二月底拿到成績單,三月底一階段放榜送申請資料,考生與家長懸著的心,就吊在半空中,盪呀盪的,還要等著四月的口試與放榜,真折騰人哪!

四月初的校系面試,是大陣仗。事前在家裡模擬面試練習,老媽當考官,和小多演練了一番。四月第一個週五,小多參加第一個校系筆試在上午,第二個校系口試在下午,我送小多到學校門口,他要我回家去,不用等著,可我心裡掛記著,實在不放心,就讓小皮姊到學校圖書館看書,中午陪他一起吃中飯,不算陪考,只是有個照應。隔天週六,第三個校系口試,我還是送小多到學校,就停車在圍牆外等他口試完回家。第二週是第四個校系筆試與口試,我們母姊一起陪考去,看到別家考生全家總動員,拖著皮箱、扛著道具、扶老攜幼、拎著文件、來回踱步、口中唸唸有詞,真熱鬧極了。至於那參加面試的考生主角,女的襯衫窄裙黑高跟鞋,男的襯衫領帶西裝褲,還有人穿著全套西裝,慎重得不得了。反觀我們一家三口出席,母姊找人聊天去,考生穿牛仔褲T恤,似乎輕率多了。其實我們心裡很緊張,這口試若有幸上榜就好,否則回頭準備七月的指定科目考試,已經耗費兩個月,要收拾心情重來,恐怕讀書效果與考試成績都要打折扣,無奈又奈何?眼前二階段三倍率篩選,三分之一機會,也得拼啊,誰不如此想?

終於,四月底二階段放榜,幾家歡樂幾家愁,有人上榜,歡樂得提早當大學生去了,有人鎩羽而歸,黯然重回書本上,再做拼搏。最是辛苦的是,像小多一樣的「備取者」,只能填志願等著遞補機會,直到五月九日正式榜單公告,塵埃落定才算安了心。從一月到五月,就在一次又一次的等待當中,為了申請入學,考生被折磨著,書僮家長也被折磨著,我們的考試制度一定要如此折磨人嗎?花了大半年時間,一萬多塊報名費,還有兩千塊錢資料影印費,和無法計量的精神耗損,如果到頭來白忙一場,悵然回頭再報名指考,那心情一定遭透了。這筆帳究竟該找誰算?

回想當年我們唸書是自己的事,家長不管、也管不了,能夠念得上去,就考聯考、填志願、等分發,好像單純多了,哪有什麼書僮陪讀?也不太敢奢望有人陪考。還記得那年考大學,我在一女中考試,沒人陪考,中午考試鈴響我爸爸竟然在教室門口出現了,他帶來熱騰騰的麵包給我當午餐,那油亮亮的麵包上面有著點點青蔥,幾十年過去了,我似乎還聞得到那麵包香與青蔥的甜味兒,還有那不是陪考的「加油麵包」,至今我仍舊愛吃。

時代不同了,現在家家孩子少,每個孩子都是寶,那個家長不當書僮、不陪考的?陪著公子小多鏖戰半年,箇中辛苦不足為外人道,只希望他還記得學測中午我送去的無骨雞腿飯啊!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o
  • 請問你們有申請Richland College的經驗嗎 學校一直說提供的財力證明數字不夠清楚...
  • 你好!
    抱歉這麼遲才回覆。我們當時為兒子申請暑期英語課程,是因大女兒就在達拉斯,就近上學方便照顧。那時候姊姊直接去代辦登記申請,我們到了直接去繳費註冊,考試分班選課,並無要求什麼財力證明。
    所以,若真需要,你向銀行申請存款証明即可,戶頭是孩子、證明是英文的,存款多少倒沒關係。我記得以前大女兒去唸碩士,有需要財力證明,要求有存款二期註冊費左右。小女兒去唸半年的英語課程,就只要繳費,學費、住宿費,其他的生活費自己處理,也不需要財力證明。
    以上希望對你們有點幫助。

    王小真 於 2014/07/22 09: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