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眷生活:軍人爸爸管孩子如帶兵?

04.jpg

IMG_0379.JPG  

上圖大寶出嫁時爸比叮嚀講話,大寶的妝都花了。 下圖親子父親節大餐,一樂也。

 軍人爸爸管孩子如帶兵?

我家爸比在部隊治軍甚嚴,也嚴以律己,任事誠謹樸實;所以,只要見他眉頭一皺,不用開口,身旁的人一定都可感受到一陣冷風吹過,苗頭不對了,應該快閃為妙。不過,工作處事這麼正氣凜然、方方正正、一板一眼,一個雄壯威武的標準阿兵哥,回到家怎麼辦?要治家如治軍、管孩子如小兵嗎?

我知道,有個大學長、心急的軍人爸爸,對孩子的生活常規嚴格要求,吃飯要端坐、以碗就口、口中有食物不說話等等,飯中爸爸還會一邊「垂詢」孩子的課業,但他曾經很煩惱的問我:「怎麼辦才好?每次一回家孩子都端著飯跑客廳去吃,不願意跟老爸同桌用餐了;還有一打電話回家,小孩也都避著不肯跟老爸說話,這小子逃避啊。」

有幾個同學、學長、學弟好奇,我家爸比與孩子相處融洽、親子感情特佳,是怎麼辦到的?軍人在家的爸爸角色,很難拿捏與揣摩,軍校沒教過、部隊也沒輔導,這似乎是許多軍眷家庭的困擾。其實,「道可道,非常道。」軍人管教自家孩子的「道」,是可以訴說的,但它不是一般的「道」;孩子是爸爸的小兵,愛兵如子、愛子如兵,可是孩子卻又不是兵,不能「照表操課、落實訓練、嚴格篩選、嚴格淘汰」,對吧?

軍人爸爸想要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唯一要訣就是:愛的行動,愛要表現。我記得,大寶女兒還是幾個月大的小嬰兒時,有回爸爸給她買小鞋子回來,說是學走路可以穿。嬰兒腳丫子時時在長大,不好買鞋,我好奇這新手阿兵哥老爸怎能買得剛剛好合腳?他靦腆的說:「我就比一比肚子上大寶踢我的位置,用手量出來啦。」

從小到大,孩子需要什麼,適時的伸手,出錢出力拉孩子一把,都會是軍人爸爸拉近親子距離的最佳機會,孩子自然會懂,會親。小男生想騎單車,阿兵哥爸比就帶著八九歲的小多到士林中正高中操場練車,教他龍頭怎麼握、煞車、轉彎的要領,扶著單車後坐,一圈一圈繞,一下午就成功了,最後兩人一身汗、滿臉笑、樂呼呼回家。還有:小皮要到冰天雪地的愛荷華上課半年,老爸專程帶著她到內湖大賣場的旅狐專賣店大採購,從內衣褲到雪靴毛襪雪衣雪帽圍巾全套,一應俱全,而且還要備套雙份,就這樣老爸的大手筆塞滿了小皮的旅美行囊。只要關心,就可以找到方法去表現爸爸的關愛。

我想,只要願意,每個軍人爸爸都可以觀察得知孩子現在需要什麼,有機會付諸行動,「做」就對了。只是有些軍人爸爸太專注軍務、忙於公事,孩子唸那個學校?幾年級?哪個班?學校在哪兒?這些基本的問題可能都答不出來,當然就無法參與孩子的生活。關心孩子,參與孩子的生活,自然就有管教問題。不過,軍人習慣紀律與服從,講求整潔與效率,可是家庭中作息與作為很難軍事化,當軍人爸爸回到家,對孩子的要求就不能比照部隊,需要有所調整:假日睡晚一點,可啦;吃飯時間延長慢一點,沒關係啦;房間凌亂未整,動手清一清就好啦。雖說孩子不是兵,「要求」可放寬,但仍應堅持禮貌、堅持倫理、堅持誠實,關愛不可以變成溺愛。

「鐵的紀律,愛的教育」,我家爸比就有他作爸爸的特殊「堅持」。大寶女兒剛考上大學時,爸比特別在鄰居劉阿公的腳踏車店買了部全新的淑女單車,然後從內湖一路騎著、騎到羅斯福路四段,繞過半個台北,就是要給大寶在校園使用;那次我們開車走高速公路,爸比騎單車走市區,大家到學校大門口會合,我們看老爸在黃昏餘暉中單騎迎風而來,穩穩的在椰林大道戛然煞車,開心的逕自笑起來,真覺得這軍人爸比實在固執得「蠢」,但也很溫馨。

上大學騎腳踏車,是老爸的「堅持」,四年後小皮入學時依舊照辦,但是這次距離稍近一點,爸比改到萬華買二手車(因為校園裡新車單車容易失竊),但是老爸還是親自噴漆上油加座墊換踏板,而且還要親自試車才放心,同樣的幫小皮騎到學校的系館,好像不再那麼「蠢」,但還是很「牛」,感人又好笑。十年後的今兒,小多也要上大學了,三個孩子一視同仁是對的,但不知道年歲漸長、華髮早生的爸比,體力退步了,是否還再堅持把單車騎到學校去?再說現在住處有小坡、路又遠,是不是到水源市場買部舊車較方便啊?

 部隊講服從,說話只有「是是是」,家裡孩子要溝通,事事都問「好不好」,因為軍人爸爸有「愛的行動」,有關愛、有行動,所以「有所堅持」的管教,孩子們仍然是受教的,會敬畏在心,也會撒嬌耍賴,讓老爸在部隊威風凜凜,軍令如山,在家裡卻常常自嘆地位低落,令不出房門。但是我認為:軍人爸爸在家不必當「虎爸」,作爸爸要享受孩子騎在肩上人潮洶湧看煙火,享受扶著後座搖搖擺擺教孩子學騎車,享受單騎遠征送孩子上大學,也享受父親節與生日孩子省錢聯名送盆蘭花,更享受孩子話家常時的八卦詢問與瑣事回報。這樣,孩子就不僅是小兵,還是貼心的小兵了。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