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腳下縱然崎嶇,步履也要輕快,因為只有輕快,才能見到廣闊,只有廣闊才有壯麗浩嘆。

  軍眷生活:老媽報警找兒子!——一段母子真情告白

 IMG_1690.JPG

上圖為暑假所見德州廣袤大地和漠漠草原,天寬地闊白雲遄飛,正如下圖春風年少的小多,旭日初昇志如天高.  

 小多想什? 

  

  老媽報警找兒子!——一段母子真情告白

小多兒子今秋剛剛上大學,我從暑假在美國當公子的陪讀書僮,到回台之後身兼機要秘書、候傳司機與無給職台傭,看著新鮮人開學前後裡裡外外奔忙,忙報到、忙註冊、忙選課、忙迎新、忙球訓、忙著當大學生,忙碌得緊,幾乎沒日沒夜,真是「公子不急,急煞老媽」。就在不久前,老媽還因為等不到公子夜歸,急得深夜急電報警找兒子呢!

八月初,公子人未到家,學校官方通知註冊與選課的資料已送達,系上學長學姐更是熱情聯繫「函電交加」,邀請參加北區小迎新、系上大迎新、聯合宿營、系隊社團等等。就這樣,公子返台後天天忙進忙出,忙著邀約吃飯、烤肉、露營、打球,他認識了學長與同學,加入了系籃與系刊,還允諾支援打壘球新生賽……。當然,上網註冊選課也是大工程,課程諮詢、加選退選、斟酌未來定向等,畢竟課業學習才是進大學的主目標,自然是生活重心,天天都要放心上的,因而繳費付帳老媽負責,學習成長就是公子的任務了。

暑假期間系籃日日練球兼體能重量訓練,開學後改每週一四球訓,練球練得急又緊,是因為九月底新生盃籃賽就要開打了。由於大一班上只有 16個男生,願意打、能夠打、又有熱情的有限,小多身高182,自然是系籃爭取的對象,打完籃球,又去幫忙壘球,忙完球場一身汗,又進系館接著討論文藝營。白天上課,晚上練球,公子忙,老媽也沒閒著,接送兼等門,外加打理食宿兼洗衣,勞心勞力兼而有之。

在美國的大寶姐說,公子小多忙得像隻「花蝴蝶」,常常關心的問:「花蝴蝶回家了沒?」我看這個大一新生不像花蝴蝶,倒像剛離巢的「雛鳥」,興沖沖、急促促,來不及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一心為自由而雀躍,興奮得振翅沖天,滿天打轉,四處竄著飛飛飛,很可能得要撞上電線杆,才知道該調整方向與力道呢。只是孩子不知老媽的操心與憂慮,在雛鳥遨遊、老媽焦慮到頂的時候,我居然第一次打電話報警找兒子呢!

那一天,九月底的週四,秋涼有雨,是小多系籃的固定球訓日,循例21:30練球結束,他有時會與學長吃個東西再回家。當晚21:40,小多來電告知:「球打完了,先跟學長吃個東西,要搭車前再聯繫。」我預估,吃東西頂多40分鐘,走到車站22:30搭車,23:00可到內湖。於是我一邊等孩子,一邊看電視,可是到了23:30小多都沒打電話回來,我電視看不下去,關了,滿心狐疑,孩子去哪兒了?社區巴士休息了,公車也要打烊了,連捷運末班車都要停班了,小多要搭什麼車回家啊?孩子沒打電話要人接,音訊杳然,我撥打手機都沒回應,心裡更加忐忑,坐立難安,會不會是因為時間太晚沒車可搭,只好請學長騎機車送他回家?學長是否因為路不熟而迷路了?從西南到東北,機車繞過大半個台北,路上可安全?夜黑風高又陰雨濕滑,路上會不會碰上交通事故?我愈想愈駭然驚恐,讓小皮女兒看看網路內湖版鄉民可有最新訊息交通事故?既擔心又驚懼,害怕真有消息怎麼辦?社會新聞恐怖畫面突現腦際,萬一有事,我如何是好?就這樣從23:30,23:40,23:50,我如坐針氈,打了不下30通電話給小多,一撥再撥、撥不通、找不到人,我的孩子究竟在哪兒啊?「夜深了,孩子,該回家了。」孫越蒼老的提醒在我耳邊迴盪,孩子你可曾聽到?

焦躁不安,惶惶無所適從的我,過了24:00,一屋子來回踱步、不斷開門探望,早已無法緩解心裡的焦慮。我喃喃自語,自己問自己:小多手機一會兒沒接,一會兒語音信箱,會是什麼原因呢?是放背包聽不到?是沒有開機?還是搭學長機車無法接聽?這時已是子夜,部隊裡的爸比早已入眠,而且鞭長莫及、緩不濟急,不能打電話去部隊的,我又能找誰幫忙呢?壁上時鐘分分秒秒移動,我度秒如年,終於,實在不堪負荷,再也按耐不住,我決定報警!找人民保母幫忙。

00:15平日精明幹練的王小真,這時候已六神無主,茫然詢問小皮:「報警要打幾號?」皮兒說:「110啊!」我恍然回神,一撥電話顫抖著聲音,強作鎮定:「我住○○區,是一個焦急的媽媽,我要報警找兒子!我叫○○,孩子是○○……」我接著略述21:40至今等待無著,手機不通,問警察大叔可否手機定位幫忙找孩子?值班的警察先生似乎很有經驗,以平靜口吻要我在家裡等著,稍後會有管區警員到家作訪談登記、備案。

報了案,我打開家門走到門口,深深吁口氣。社區裡一片靜謐,各家戶透著暈黃的燈光,今晚我開門關門探看數十次,此刻再看一遍,仍是平靜如常,樹影婆娑,微風習習,銀色月光流動,只是不見我兒小多身影!悵然踱回室內,頹然落座,突然,00:25門口人影一閃,以為是這麼快警察來了,結果竟是滿頭大汗的小多站在門外!兒啊,你可害苦了老媽啊。

原來兒子和學長共吃宵夜又聊天過久,才搭上末班公車,剛剛走路上來,一路只因手機沒電無法聯繫。我趕緊要小多洗澡就寢去,餘話天亮再說,然後即刻再打電話到警局銷案,兒子回家了,謝謝人民保母的守護,更要謝天謝地。

父母操勞照顧孩子,偶而要找兒子不僅要警察叔叔幫忙,有時還要仰賴醫生叔叔照護哩。就像此刻,國慶連續假期第一天中午,公子小多本該練完球回家,我卻在三總汀州院區急診室,憂心的陪伴兒子,看著他打點滴!唉,「父母唯其疾之憂」,報警事件過後,又來個急診室實兵操演,老媽的操心,不知小多兒是否也能體會?

國慶連假首日,週末一早七點半,我就驅車送公子小多到學校球場參加系上壘球集訓,準備壘球新生參賽。身在軍旅的老爸,難得只有今兒有假,明日又有公務,所以就隨車和公子聊聊,關心新鮮人的生活與學習狀況,尤其在報警事件後,更需要提點一二。早餐是在車上吃的,練球半日,到了中午,接到電話,以為是該去接人了,沒想到卻是人在急診室,一時間憂急如焚,趕緊飛奔過來,原來大學新生忙碌若此,小多累壞了!

小多說他練球不適,近午時分上吐下瀉,體力不支,學長送他來掛急診;醫生檢查發現白血球略高、肝指數也略高、有輕微發燒、腸胃蠕動異常,上吐下瀉可能是急性腸胃炎(吃壞東西),也可能是感冒(腸胃型病毒引起的),於是打點滴、吃藥,先緩解症狀,傍晚回家就喝流質,吃稀飯,醫囑二日內體力應可恢復,痊癒以後再追蹤肝指數狀況。

果真休息二日,公子即恢復正常,但我卻隱隱擔憂大男孩新鮮人忙碌過頭,肝臟要抗議啦!從暑假八月中結束美國的暑假課程回台,準備大學開學至今,小多的日子,就只有一個「忙碌」可形容!孩子呀孩子,健康第一,學業社團交友是其次,認清目標、確定方向、把掌握時間,新鮮人是該遨翔天際,闖蕩天涯沒錯,但莫忘了「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照顧好自己、愛惜自己,才是孝的起點!

 (上文10月10日寫就,10月30日後記:開學近兩個月,小多與老媽母子適應家有新鮮人的生活,已磨合良好,孩子出入有節,差堪告慰。再者,系籃初賽複賽已經打完了,壘球賽也打兩場畢業了,如今球訓之外,正準備期中考,還組了讀書會哩。)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賴
  • 小多真的是花蝴蝶耶!黃媽媽真是辛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