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心情:也要「神」也要「人」:達拉斯待產週記之三

美術拼貼12  

美國人有車沒腳,凡事Drive Thru,到Starbucks買咖啡Drive Thru,上銀行ATM提款Drive Thru,看醫生後到Pharmacy拿藥也是Drive Thru,其他加油、郵局、McDonald一缸子事兒當然也都Drive Thru啦。

也要「神」也要「人」:達拉斯待產週記之三

    今年夏秋之際,我來達拉斯陪大寶女兒待產,看到大寶來美已10年,女婿來美也7年了,兩人已完全融入美式生活,讀書、工作與人際往來有那麼一個美國圈圈,待產中我跟著大寶接觸他們教會的朋友和台籍媽媽團伙伴,深感在異域生存凡事不容易,真是應了閩南語的俗諺:「也要『神』,也要『人』!」科學與宗教要平衡,專業知識與人際關懷不可缺少,尤其是在這山姆大叔的番邦,更是如此。

    話說上週五,九月七日大寶生日,我們先陪著大寶去產檢,印度裔的醫生告知預測一週後二週內娃兒就要誕生,我們滿心期待,晚上一家人歡歡喜喜去「大阪日式餐廳」慶祝。當晚我不知節制的大吃大喝,超大蟹腳、烤秋刀魚、烤生蠔、炸鱈魚片、鮮蝦壽司、火鍋……等一盤又一盤,在大寶推薦下吃過甜點烤布蕾後,就撐得連水果與招牌綠茶冰淇淋都沒空間,豎白旗了。結果就在離座上車返家時,我感覺左膝上方肌肉怪怪、一點痠疼,幾天來運動時感覺左膝關節偶而不太柔軟滑順,難道是運動傷害?肌肉拉傷?深夜返家沐浴就寢,心裡有一絲絲忐忑不安。

    翌日週末早晨,我如常早起練了八段錦、打一段太極拳,感覺左膝確實不太「輪轉」,「分腳」抬不高、「下勢」下不去、「馬步」坐不好,一天之內狀況逐漸嚴重,中午我沒辦法跟著外出用餐、下午我不能一起出遊去植物園散步、晚上我竟舉步維艱、連上廁所洗澡都困難!我必須按著床鋪或座椅用右側起身,暫停片刻,俟痠疼無法屈膝著力的左腳拉直,然後再蹭蹭蹬蹬挪移進浴廁。天啊!我怎麼了?焦慮憂心又疼痛的我,上網查醫院衛教資料、反省自己的病歷、用藥與近期狀態,排除運動傷害的可能,判斷自己是痛風第一次急性發作。可是,遠在美國,沒有熟識的專家可請教、沒有全民健保、沒有急診可就醫、我能求助於誰呢?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而我來美是有任務的,要迎接T寶誕生、要照顧大寶生產坐月子,我怎麼可以舉步維艱地杵在這兒呢?無助感油然生起,不知如何是好?

    困頓中靈光一閃,有人可提供諮詢了!在大河裡漂流的我找到一支浮木:愛荷華的準藥學博士Frank同學(大寶的同學,有為青年)。電話中我先把自己的病史與用藥現況告訴Frank同學,再把眼前狀況描述一番,然後請教是否有藥物抵觸不可服用?現在該如何因應急症?很慶幸的,Frank同學以他的專業知識「隔空諮詢」,告訴我:這應該是急性痛風沒錯,多喝水、多休息、三日可緩解;目前的用藥沒有阿司匹林,要照常服用以維持平衡;日後要注意飲食攝取,多吃低普林的蔬果,高普林食物要節制,返台後,再做詳細檢驗,身體的保養維護最要緊。

    週末深夜的電話諮詢安頓了我的心,雖不再徬徨焦慮,但身體上的痛苦煎熬,可真折騰人。一夜疼痛難眠,輾轉反側,要翻身需先以兩手輕輕抬腿挪到定位,移動位置想下床上廁所要先翻身、坐起、移腿拉直、單腳站立、蹭蹬分段前進,那痛是從骨子裡疼起、痛得肝膽腸胃五臟六腑都糾結在一起,行動困難、既費心又耗時,我第一次真正體會到何謂「痛徹心扉」了!在受苦磨難中,我咬牙忍耐,忍不住祈禱:「神啊,請祢醫治我的肢體,保守我,給我信心。」

    痠疼難耐的左腿在週末夜是疼痛的高峰期,經過多喝水、多休息降低血中尿酸比,週日上午略有改善,大寶倆要上教堂,我便跟著去參加Plano華人教會的「主日崇拜」。當天陳牧師、師母與許多教友都很親切的歡迎我首次參加活動,我聽著陳牧師講「恩慈」,聽講道、 唱聖歌、做禱告,會後還一起留下來吃飯(大寶與港元一個人$3元,我第一次來Free)。在喝水、休息、聽道、祈禱、飲食節制之下,腳痛是慢慢減緩了,從週末開始到週日週一週二之後,我自覺已能正常活動,可以行動自如了,啊,感謝神!感謝Frank同學!感謝許多聽我嘮叨、關心我、幫助我的人,感謝大家!讓我遇到這麼多好人,這是個有恩慈的世界。

Plano ChurchPCAC

     德州人口2285萬,與臺灣相近,面積卻是臺灣的20倍,可說是地大物博人煙稀少出入沒車就等於沒了腳,我就發覺老美真是個個沒長腳,凡事Drive Thru,到Starbucks買咖啡Drive Thru,上銀行ATM提款Drive Thru,看醫生後到Pharmacy拿藥也是Drive Thru,其他加油、郵局、McDonald一缸子事兒當然也都Drive Thru啦。天真爛漫的美國人常常是一股腦鑽研科技醫學或其他專業,生活單純的有點近乎愚蠢,家裡養的狗兒笨得不會叫,大寶的Ginger就是如此;連購物停車時,那停車場或路邊的鳥兒也照樣悠哉覓食,不知該躲開避人避車,絲毫沒有防衛心;前天在家我就一掌拍死一隻意外飛來的蒼蠅,停在桌邊角,毫無警覺的「佇」以待斃,有夠笨!或許是因為在這兒的人太單純善良,連狗兒、鳥兒、昆蟲也都被感化了,說來這也要感謝神了。

    我有時自忖:也要有神,也要有人,宗教與人際真的是維持生活充實平衡的天秤。在21世紀的今日,科技與醫學幫助我們減少許多疾病與勞苦所帶來的不幸,也提供我們許多便利與娛樂,但科學卻也常把藝術與奇蹟一併減去了——在精神上,我們需要神,需要奇蹟,需要依靠,宗教的奇蹟,是神的恩典,心靈依託便是我們精神的慰藉;在生活上,我們需要人,家人、親朋、友伴給予我們滿滿的愛,充足的關懷與包容,是最大的恩慈,正是我們生活動力的來源。

    看著不日之內即將生產的大寶,我知道作阿嬷、作媽媽的我任重道遠,把屎把尿教養照顧大寶長大,看著她畢業出國、結婚嫁人,現在懷孕即將臨盆,我忙著打點準備打理內外,生命代代傳衍,我們將歡喜迎接這上天賜予神奇的大禮,我們更要呵護新生命、扶持他健康平安成長,這生命的奇蹟,不就是「愛」﹖我們要仰賴神!我們也要仰賴人!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