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好,回家去!

yibing1

 上圖是我家退伍榮民解甲歸田搬回家的個人家當,林林總總數十餘箱,堆積如倉庫。

下圖是歷時將近一個月,囤貨如棧間的地方,清理疏散完竣,起居室恢復正常狀態。

 yibing2  

退休退伍何處去?當然是「回家」!世界上最溫暖的,不是被窩,而是親人的懷抱;世界上最安全的,不是港灣,而是親人的臂膀。不是嗎?離開拚搏、打滾、奮戰大半生的職場,打道回府,回歸家庭,能有親人展臂歡迎的,最是福氣。

我家先生今夏脫下穿了四十一年的軍服,解甲歸田,隨即送回許多駐紮部隊的個人書籍用品等,箱箱籠籠總計數十件,把家裡起居室推積有如「棧間」,費時近月才疏散清理完竣。可我看這數十載軍旅生涯戛然而止,歲月悠忽,囤積的有形物品好清理,無用之物皆可棄,而那無形的心理才更需要調適,耐心轉念將養啊。

日前一位友邦將領伉儷來台訪友,他剛退伍兩週,老友聚會時他說他一退伍即連犯兩個錯誤:先是回家翌日要出門,一坐上車好久卻發現車子不會動,原來他老兄端坐長官後座,沒人開車!接著他要太太來開車,然後又習慣地在車上一邊吩咐交辦事項,你去找某人某人來做什麼什麼的,太太沒好氣的回他,某人某人都不歸你管,你已經退伍啦!哈,剛退伍,還沒回過神來,難免啊,我家榮民弟兄退伍兩個月,說夢話也還在「交辦指裁事項」哩。

我家菜鳥榮民卸下官階「歸鄉報到」,還好家裡有個秘書總管、兼傳令駕駛的老婆我可供差遣,食衣住行育樂全包,管吃管住,還陪他融入社會、回歸家庭。試想,曾經叱吒風雲、指揮千軍萬馬的「Somebody」,現在成了「Nobody」,當然需要由早幾年退休的老婆大人我來「陪伴訓練兼輔導」囉。

退伍榮民安頓生活是第一步:功在家國,一生戎馬的榮民弟兄回家了,豈能在家裡連張桌子也無?起居室的箱籠書籍衣物整理乾淨之後,才發現餐桌要用餐,孩子們的書桌不能讓,就大方讓出我那起居室一角的小桌子吧。桌面清出來,榮民弟兄讀書寫作有地方了;抽屜清出來,雜物資料也有了歸宿;起居室邊上擺著健身腳踏車,雨天運動也有了去處;臥室衣櫥整理過,汰除分類收藏,一切都就定位了。

生活秩序安頓停妥,其次就是融入社會:以前他身羈軍旅,我管家、管帳、管孩子,現在他回家了,我自動讓出家中「指揮權」。我先帶菜鳥榮民到銀行,讓他自己辦理開戶、轉帳、匯款、存提款,經濟大權自主;又帶他到醫院,讓他自己排隊掛號、候診、領藥、驗血、看報告,注意到健康維護;然後還兩口組一起上市場、逛賣場採買,一起跑紅白帖應酬,更一起偷閒到礁溪泡裸湯!啊,真實的生命,就是在醫院捱著耗時等待又等待、在溫泉池裡裸裎放鬆又自在、在大賣場試吃嘗鮮跟著搶購鮮奶,磨磨蹭蹭地在人群中體會庶民生活,這才真是尋常百姓享受生命哪。

其實榮民「歸鄉報到」也是有適應磨合期的,只是要磨合的反倒是「我」﹗七年前我從學校退休,曾立下三個目標:健康美麗、學習成長、回饋奉獻。所以,我安排了太極拳與書法課的學習,還結交醫師朋友、定期健檢,又到學校兼課、也當義工做公益。一直以來,日子過得充實又忙碌,現在家裡多個退伍榮民,生活秩序反倒是我要調整適應了。阿兵哥習慣早起,五點半出門運動,早餐簡單好處理;阿兵哥中餐都是十一點半就開飯,飯後早早午休去;晚餐也要定時定量有規律;就這樣我這家中的「伙夫兵」就「兵隨將轉」跟著改變啦。然後,阿兵哥每日運動後盥洗、沐浴沖涼換洗衣物都在三五套以上,雖是洗衣機洗的,但我要晾曬、收納,外出的襯衫、西褲還要熨燙平整,於是我的家務份量自然增多,但畢竟榮民還是「有頭有臉」人士,退伍了顏面仍要顧及,這也是我的面子呀。

兩個多月過去,我們一切適應良好,深深體會退伍之後才是真正享受人生、享受生命的開始。一位前輩學長說得好,宦海起伏,離開江湖,退伍後的生活一定要力行:「一個中心」,以健康為中心;「二個端點」,凡事瀟灑一點、豁達一點;「三個放下」,放下身段、放下名利、放下恩怨;「四個守著」,守著老窩、守著老本、守著老友、守著老伴。

這讓我想起南非曼德拉的名言:「當我走出囚室,邁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時,我已經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確實,既已離開職場,過往的恩怨情仇、名利權位,全都是過眼雲煙,何必再自討沒趣、作繭自縛呢?退了,海闊天空,自由自在,快樂與否就掌握在自己手中。心若計較,處處都是怨言;心若放寬,時時都是晴天。現在我們就天天高唱著:天天天藍。

 

下圖分別是家裡歡迎榮民歸鄉,家裡挪出來給榮民弟兄專屬書桌、上網用電腦、起居室運動與泡茶休閒的地方,很舒適,很溫暖的呢。

yibing3

yibing6

yibing4

yibing5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