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華府紀行之六

手抱孫兒,想起少年時:2014華府紀行之六

1107-1

上圖為秋日樹葉的多彩豐富,宛如人生秋季的豐盈。下圖為晴空麗日,天天天藍正是生命的禮讚。

a  

         轉眼之間來美已十週有餘,新生兒V寶寶也快兩個月大了。自從大寶產假結束回去上班後,阿嬷便成了全職baby day care,而且日托夜托,V寶寶連晚上也跟著阿嬷睡,就在把屎把尿餵奶洗澡當中,娃兒體重增加近倍了、可以睡過夜了、會對人笑了、聽音樂有反應了、洗澡會踢水玩兒了、會伊伊哦哦對話了,小寶寶的成長果真是看得出、摸得著,讓人真實感受到娃兒「一瞑大一吋」,一天一天生命正在勃發茁壯,期盼V寶寶能像幼苗變大樹一樣,長得高、長得壯、長得健康、長得端正挺直又有朝氣!

         阿嬷抱孫,暮老看稚嫩,人生啊人生,一日一日計看似頗漫長,但一年年飛逝而過,忽焉自己已兩鬢飛霜,花甲將至矣。來美天天在家手抱V寶,心無旁騖,也無其他煩俗事務可掛心,只單純的作阿嬷,享受寧靜無波的生活,日日夜夜看著娃兒一顰一笑,手舞足蹈,不禁回想起過往年少時的點點滴滴,也思索起生命的意義與價值。

         新生命如太陽,日日昇起,天天都是美好的開始,充滿希望與祝福。基於愛與責任,我們對新生命百般呵護、褓抱提攜、血脈相連、代代相承,我們一面讚嘆生命的神奇奧妙,也一面期許新生命,未來人生平順康泰、光燦傑出,比前人更秀異,祝福娃兒長得健康,過得快樂,聰明可愛,長命富貴,一生精彩。

         人為何而活?又怎麼活?才能一生精彩,不枉此生?有人為「所愛」而活(為所愛的人事物,奉獻一生),也有人為「信仰」而活(為所信仰的宗教、熱愛的工作或人生價值,貢獻一生);其實,生命長短可用時間計算,生命價值卻要用貢獻來衡量,誠如巴金所說的:「生命的意義在於付出,在於給予,而不在於接受,也不在於爭奪。」好似另一段老生常談的話語:「生活的目的在增進全體人類之生活」、「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我們因著生命的奇蹟與他人的護佑,有幸人生走一遭,當人生謝幕時,又能留下什麼?好讓後來者懷念呢?或許是懷抱著感恩的心、積極進取做出點貢獻、再看待新生命的延續後繼有人吧。

         回顧前塵,我感恩生命中許多貴人的提攜扶持(父母尊長、師長親友、同學同儕同事友伴),也扮演孩子們的生命貴人(照應關懷兒孫幼小、學生晚輩等等),受前人餘蔭,也造福後人,期盼能世代「忠孝傳家、耕讀為業」,清白相承,正如期盼V寶寶長大像一棵端正挺直又有朝氣的大樹一樣,正派為人,篤實、坦蕩、悠然自在,而這雍容大器的精神就一代一代傳遞綿延。

         回想我年少時,印象深刻的許多畫面,都是與家人相牽繫,生命的臍帶讓我與家人緊緊相繫:

         幼兒時期,媽媽揹著我去上班(做衣服),回家走在台北橋上,媽媽背上的我把新買的小便盆沿路丟擲,讓媽媽一路撿拾;後來每日黃昏,我總坐在爸爸的腳踏車前座藤椅上,讓爸爸來回載著兜風,等媽媽下班帶回我愛吃的肉鬆與海苔虎皮餅乾;還有二姑姑揹著幼年的我去天台戲院看戲,我竟然到戲院給拉了屎。……這是父母親長無條件的愛。

         六七歲時(民國51年),媽媽抱著弟弟(差我三歲),我拉著媽媽裙襬,走到台北橋頭去購物,正巧當天有慶祝三重改制縣轄市的熱鬧陣頭隊伍,新鮮又好奇的我,恍如出國觀光 

十歲,姊姊就讀市女中,為我買了小良友月刊,興奮得如乾渴得獲甘霖,愛不釋手,姊姊大我四歲,從小至今凡是我總愛諮詢姊姊,她一直是我人生的領路人。

         十二歲考上古亭女中,第一次搭公車上學,媽媽帶我試乘轉車認路,並向車站旁玻璃行老闆借廁所,預請以後給予方便,年少時尷尬,如今倍覺窩心。

 

十五歲初中畢考高中時,在一女中考場,中午竟然看到爸爸為我送來剛出爐熱騰騰的青蔥麵包當午餐,事前毫不知情的我,悸動莫名。……這是家人至親竭盡所能的眷愛。

         然後幾年之間二十歲、三十歲都過了,我上了大學、畢了業、教了書、結了婚、還生了孩子,天天要上課去的我,二個女兒都是媽媽幫著坐月子、幫著當保姆、爸爸幫著照顧、抱著散步、一路帶大的。

        後來我搬家內湖,三十七歲才又生了小多,還是媽媽來幫忙坐月子;翌年我痔瘡手術,當日爸爸帶了葡萄來看我,要我補補血;再後來我帶女兒出國旅遊,爸爸自個兒來到內湖幫我看家五天,他用小鍋杓自炊自食,要我放心出遊。

        再後來,我又陸續遷居士林眷村、民生社區、到落腳瓏山林,爸媽姊弟家人都曾一一到訪我們各個窩兒,往來走動。等到這些年,我的孩子都長大、畢業、出國了,爸媽也早已退休養老,四處遊山玩水去,不意幾年前爸爸從大陸「昆大麗」旅遊回來,不久便猝然告別人世(2007年夏季)。前些天,偶然間看到「滇西北見聞錄」旅遊短片,我反覆看著其中壯麗山水與古城風情,想像父親最後走過的足跡,昆明大理麗江,不禁潸然淚下,家裡抽屜還有一個彝族小背袋,正是父親攜回的小紀念品,說是要給小孩兒的呢。……這是人生必然的最終結局,至親也有放手告別時。

         時光流轉,歲月飛逝,神仙也攔不住;現在我的父親走了,母親年事已高,大寶女兒結婚, T寶V寶相繼誕生,世代更替,我也當上阿嬷,不免感慨人生已然來到秋日,秋收之後就將是冬藏時節了。手抱孫兒,回想少年時,靜心細思,回顧自己近一甲子的過去,古人所謂「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我能留下什麼?曾寫了幾本不怎麼樣的著作?教養了幾個還算成材的孩子與學生?其餘似乎提不出什麼好修養好德行可述說呢。

罷了,罷了,時不我與,阿嬷還是寄望繼起的新生命,期待小V寶寶快快長成挺拔屹立的大樹吧!屆時,V寶有個響亮名號,人們會說我是V寶的阿嬷(有功人員)喔。

1123

 阿嬷與小V寶寶,新生命是如此美好,充滿希望。

20130703

 我兒小多與老爸老媽,年輕就是未來的希望,世界屬於你。

1026

金門后浦頭思源第,即將完工,確定是我們以後可以留下來的。哈哈。 

, ,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