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華府紀行之八

阿嬷的行囊,簡單的幸福:2014華府紀行之八

IMG_7833

上圖一為阿嬷旅美四個多月,桌上就是簡單的用藥與保養品,還有通訊聯絡的電腦了。

下圖二三四是返台行囊將攜帶的禮物,TV二寶送給阿公阿嬷舅舅阿姨的物件,馬克杯桌曆襯衫睡衣抱枕耳機。

下圖五是阿嬤的紅獅子與黃獅子輪流出沒,因為就這幾套衣服一成不變成了阿嬷特有標誌。

IMG_7554

IMG_7553

IMG_7555

 IMG_7903

好快, 舉世紛亂的2014年已經告別,2015開年了!新年到,衷心期盼:國泰民安,社會祥和,家人朋友都健康平安,喜樂常在!祈祝大家都擁有「簡單的幸福」。

這趟來美羈留夠久,日子過得倒也簡單,就鎮日居家幫大寶女兒坐月子、帶娃兒,天天專心當阿嬷,奶瓶尿布哄娃兒,外加打理三餐,轉眼一百多天已過去,這麼長時間幾與外界隔絕,雖有網路,但少看電視、不看報紙、也少逛街,發現慾望少了,心念純了,深深感悟到幸福就是「簡單」與「自在」!所以我2015新年新希望,正是月中返台後,立即來個大清理,拋棄無用的雜物與廢物,「簡單」就好,因為「Less is more」,「東西越少,世界越大」。

正因為這一趟旅美目的單純,只專職來照顧大寶母女弎,幾乎足不出戶窩居華府家中,所以行囊簡單,來的時候行李箱四分之三是給大寶坐月子與阿嬷給娃兒的禮物,個人物品就是筆電、藥品、盥洗用具、睡衣褲和幾套換洗衣物而已。因此,每日與台北視訊時,只見我晚上是睡衣(就固定紅藍粉三套),白日是家居服(也是固定紅黃獅子與條紋三件恤衫),固定形象三日一循環,「品牌辨識度」極高,連小T寶都會猜阿嬷今天是紅獅子、還是黃獅子,台北的皮女兒也揶揄我「怎麼比印傭還印傭,還不快去多買幾件衣服換個樣兒!」其實,真的是包袱愈小,煩惱愈小,天地就愈寬大了啊。

一個人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卻不少,就煩惱痛苦了。日前我看到《生活》月刊記者晏禮中的文章,感觸極深,十分感動。晏禮中30歲生日時在電腦上建了一個word檔,檔名《享年》,蒐集存放哪些個他喜歡的人物30歲就沒了,他想這一來自己過了那年紀,就比他們值得了。一年又一年在《享年》檔裡,他發現自己活得超過了英國詩人雪萊(30)、黃家駒(31)、 李小龍(32)、亞歷山大大帝(33)、蔡鍔(34)、陳百強(35)…等等。但是,我們年年過生日,真的活超過這些大人物就值得了嗎?晏禮中在各地採訪,報導社會角落小人物的生活,經歷奇險,也看到社會底層小人物真實生活的艱辛,在淬煉中最大的感悟就是:簡單就是幸福!

晏禮中說,現在他一年四季在外面採訪,都是一個包,只有一個包,裡面擱著一台電腦,兩本書,一個洗漱包,一套换洗衣裳,還有一支錄音筆。他有時候觉得,一個包就是他的整個家,家越小,世界反而越大。我很喜歡他採訪人物結集出版的《別處生活》20幅平民肖像,其中一個四川大涼山彝族小男孩兒的故事《一輩子好多事情都說不清楚》。這採訪的故事大約是:

有一次,晏禮中聽說有一個在四川大凉山的彝族小孩,特别會唱歌,所以在一次慈善項目的資助下,這個小孩就到了北京來参加一個夏令營。他回到他的小山村後,就跟村子裡的小朋友說,我到過北京啦,我看過天安門啦。

 

然後村子裡面没有小朋友相信,就說:哎呀,你在吹牛,你肯定没有去過,你騙我們的。他為了證明,就從自己住的小村子走了五個小時的山路,來到縣城,找了當時帶他去参加夏令營的那個老師要了照片,回去證明自己是去過天安門的,是去過北京的。

 

當時晏禮中覺得這個小故事挺打動他的,就叫上摄影師,去了那個大凉山的深處,去找那個小孩,他覺得这個倔倔的小孩,挺可爱,這個小孩的家,是在大凉山深處一個叫做團结村的地方,那個地方不通車。所以他們只能坐車到鄉政府,再從鄉政府走三小時山路到小孩的家。路上有一個鄉長陪着,因為鄉長說,他們那個村子由於交通閉塞,所以基本上没有什麼人懂漢語,所以他给晏禮中他們當翻譯。

 

路上鄉長說這個小孩阿力日晷很聰明,他們就到了阿力日晷家了,發現這個小孩特别腼腆,特别害羞,問他任何問題,他都不說話,這個阿力日晷就靠在門邊站著,他們家只有一間屋子,一家四口,他爸他媽還有他妹妹,還有他們家最重要的財產:一頭豬,都住在一間屋子裡面。

 

當天晚上,床就不够了。晏禮中主動要求,睡在火塘邊的地上,晚上的時候,他隱隱約約地聽見那頭豬出來了,當時他特别害怕牠過來親他,所以就把身子一轉,頭就朝著牆,這樣豬就親不著他了。

 

结果猪没來,跳蚤來了,他被跳蚤咬了整整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來一數,58個包,又疼又癢。鄉長就說,哎呀這個没事兒,你到了山坡上,你把自己脱光了,然後你讓太陽一晒,這跳蚤自然就跑了。然後他就說好吧,阿力日晷帶著他們到山坡上,脱光了在那兒日光浴,晒跳蚤,這鄉長在旁邊還笑說,這個跳蚤有福氣啊,吃點城裡人的肉,喝點兒血。

 

可是晏禮中笑不出來,因為這麼一個内向的小孩,一句話都不說,他該怎麼採訪呢?在這個時候,他看到阿力日晷,就在山坡上唱起歌來了。他唱歌,歌聲很優美,很嘹亮,也很傷感,晏禮中就問鄉長他唱什麼,鄉長說,他們這兒的人就是看到什麼,想到什麼,就唱什麼。晏禮中突然靈機一動,就問鄉長可不可以幫他翻譯,他問小男孩問題,他唱出來,然後鄉長再幫忙翻譯一下,怎麼樣?

 

然後這鄉長答應,哎,那試試吧。於是晏禮中就有了記者生涯中绝無僅有的一次採訪經驗。以下採訪記錄中的兩段,很有意思。

 

當時記者問他,你從北京回來以後,都想了些什麼?他唱的是:

雄鷹飛得又高又遠,見識的東西比人多,

不聽阿爸的話錯走十條溝,不聽阿媽的話錯翻五座山,

山再高没有人的心靈高,路再長没有人的雙脚長。

 

記者又問他,阿力日晷,你現在坐在山坡上你在想什麼?他唱道:

放羊的時候,擔心草老了,羊瘦了,

擔心岩邊的小羊摔倒了,用話兒哄,用枝條抽,

别讓牠們跑去鄰村的山溝,

天冷的時候,擔心草枯了,葉黄了,

擔心家裡的羊吃不飽了,

吃草的羊累,放羊的人苦,

好多事一辈子也说不清楚。  

 

是的,好多事一辈子也说不清楚。的確,在現實生活裡,作個普通人,想要很有尊嚴地活著,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了那些生活不容易的人,反而在獲得幸福和满足上容易得多。就像晏禮中採訪完阿力日晷,聽他唱完歌,從他家又走了三小時山路,走到鄉政府辦公室,累極睏極之下,就在辦公室的木頭椅子上睡著了。醒来以後發現,那是他人生中睡得最美的一覺,僅僅是因為没有跳蚤咬他。從此,到任何地方,只要没有跳蚤,他都能够睡覺了。

追求有尊嚴的幸福生活,是既複雜又艱辛的大課題,但也可以十分簡單。當我離開平日睜掩閉眼看見的城市,身邊的紛紛擾擾遠去,一時間國事家事天下事全都放下了,有時間自我沈澱與思考探索,遠距離觀察與關心,反而透明澄淨,看得清楚,心靜,氣平,胸臆開闊多了。

值此歲末年初,自己盤點一下過往:職場奮鬥30多年,美好的仗已打過,也小有所成;結婚成家30餘年,家庭尚稱美滿,兒女也還成材,差堪告慰;退休後三大目標「健康美麗、學習成長、奉獻回饋」,也都逐一落實實踐中。眼下就專心作阿嬷,期望娃兒健康長大,家人友朋平安健康,我自己呢?見到大家快樂,我就快樂,我知足、我感恩、我自覺幸福。所以,我正準備兩週後返台,打理行裝發現,個人物品一樣簡便,倒是多了給爸比和皮女兒、小多兒的禮物,都是大寶女兒準備的,畢竟獨佔老媽四個多月,是該給老爸和弟弟妹妹一點補償回饋的。

想想自己還有體力來旅行,有閒暇可常駐,有能力帶娃兒,就很慶幸,來到這麼一個心裡安靜和乾淨的地方,阿嬷的心和水晶一樣透明,是愉悅又自在。現在即將返台,行囊雖輕便,但手機裡拍了許多娃兒的一顰一笑,成長點滴,和這期間此地美麗的雲天樹木花葉照片,天地之美,正是留給自己最珍貴的回味。我相信簡單就是幸福。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