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女兒和我一起打過的三場生命戰役 

  1988.07 (2)  

1988年7月,大熱天。大寶姊妹(9歲 6歲)和媽媽在三重忠孝路家中。

   爸爸媽媽又跟著上台來,要做什麼呢?  

2011 年1月大寶返台結婚的台北歸寧宴,美好時刻。

母女連心大寶女兒和我雖遠隔重洋千山萬水仍阻斷不了我的牽掛與惦念,華府台北時差日夜顛倒,我依然時刻思念著孩子:大寶,你可還好?身體狀況如何?休息夠嗎?睡得如何?吃得怎樣?現在正是調養將息的關鍵時期,可千萬要愛惜自己啊。

我陪著大寶女兒一起打過三場生命戰役,艱困的第三場戰役現正奮鬥中,我台美來回奔波之餘,只能一旁當個啦啦隊,為孩子吶喊助陣加油,在心底支援前線,戰鬥主力還是在大寶身上啊。回想這三場戰役,我們能夠走過幽谷,迎向光明,大寶確實勇敢堅強,而一路走來,許多貴人扶持,神的恩典滿溢,更是令人無比感恩。

第一場生命戰役:3歲二樓摔落

198210月中,小皮女兒出生,大寶女兒剛滿3歲1個月。那週六傍晚,我剛生產第三天還在醫院,爸比回台北、喝喜酒去,大寶在外婆家、吃過晚飯、到陽台看街景,外婆進屋接個電話,忽地」一聲,孩子竟不慎從二樓摔落街道地面!外婆急得光腳奔下樓、抱起孩子送醫去,經初步檢查、照過X光、說無大礙,就回家了。

這個夜裡大寶睡不安穩,頭疼、哭泣、嘴角會抽搐,天亮後弟妹(大寶的舅媽)才通知我,當下我無暇思索其他,立即辦妥出院、新生兒小皮則託請醫院照護,救命第一!很感激為我接生的李進忠主任,推薦他的同學馬偕醫院腦神經外科林烈生主任,於是老弟開車帶我回家,接了大寶直奔馬偕求醫去。

那年中山北路馬偕醫院正在整修,孩子要做斷層掃描攝影,醫院檢查儀器無法操作,須到鄰近的中心診所做檢查,那是知名的貴族醫院,一次斷層掃描費用八千元,比我一個月薪水還高﹙高職教師月俸七千﹚。老弟開著送貨的破車,穿著工作服,帶著一個穿著孕婦裝、外罩體育夾克的產婦,抱著急診檢查的孩子,在高貴氣派的貴族醫院裡,飽受冷眼奚落。但救命為先,我們卑微隱忍,過午一拿到檢查報告,趕緊折回馬偕,下午馬偕就以救護車將大寶轉送淡水竹圍分院,住進加護病房。

辦妥住院手續後,我收到第一張粉紅色「病危通知單」﹗只覺得天旋地轉,憂心這場生命拔河,我力氣可夠?天可眷顧?醫護人員卻說發通知只是尋常的正規手續。我一人在加護病房外焦慮憂心守候著,孩子在加護病房內吊著點滴;入夜,腦神經外科林烈生主任特地從台北趕到竹圍,他判讀檢查資料與數據,告訴我:大寶顱內有兩處出血,各2cc、8cc,頭顱裂傷如西瓜裂縫、兩條線如十字形,因出血壓迫腦神經,所以嘴角會抽搐。他又說:需控制腦壓,使不再出血,觀察狀況若良好則無妨,腦部現有出血可自行吸收。但若繼續出血,就只有拚了!什麼是「拚了」?就是開顱手術止血。手術有多少把握?未知,但一定盡力。手術是否會有影響?醫師說:無論手術如何,只要開顱,即使什麼都不動,接觸到空氣,就一定有影響,所以儘量能不動刀為宜。

那一晚﹙星期日﹚,我在病房外忐忑不安度過,孩子的爹從高雄官校連夜北上,上車前他當面告訴公公大寶女兒狀況,當時金門公正吃著鹹粥,一聽消息,手顫抖著飯碗幾乎端不住。後來,金門公從保險箱拿出四萬美金,讓爸比帶著北上應急,若需手術或可用上。

感謝蒼天庇佑,神護持著,為我們指引開路。大寶在加護病房三天,狀況良好,看著護士阿姨吃巧克力蛋糕,會喊著「我也要吃!」抽搐狀況也沒了。隨後轉到一般病房七天,出血外顯,成了右眼瘀青的貓熊,其餘一切狀況良好,醫師終於讓我們出院回家了。

這十天,衷心感恩馬偕醫護人員悉心照料,林烈生主任是大寶的第一貴人,救命恩人﹗當啦啦隊的媽媽我,剛剛產後,漲奶只得服退奶藥,睡的是大寶旁的行軍床或休息椅,吃的是外婆做的麻油雞,這期間,舅舅每天三重、淡水來回送餐、探視,出院回到家,舅媽還買來蛋糕為大寶慶祝「重生」﹗這些大恩大德,都是大寶第一場生命戰役裡,永遠銘記心底的恩典,第一次蒙受基督教馬偕醫院的恩澤救治。

第二場生命戰役:25歲罹患SLE

20054月,大寶女兒大學畢業、拿了聖地牙哥加州大學的國際關係碩士、還到舊金山星島日報工作、正準備繼續攻讀博士班中,不意返台休假竟檢查出罹患「紅斑性狼瘡」!25歲花樣年華,大好人生才要展開,怎的瞬間由彩色變成一片黑暗?從驚愕、懷疑、否認、自責、沮喪到面對的歷程中,做媽的我偷偷背著大家,眼淚不知流了多少擔,憂心如焚,只恨不得替孩子受苦生病。

在與爸比協商後,我們積極蒐羅相關資訊,就醫診治為先。紅斑性狼瘡是免疫力出了問題,遺傳、環境、壓力,是病因,藥物控制得宜,即無大礙,有15%患者甚且可免用藥,但仍不可大意輕忽。三總張德明院長正是SLE紅斑性狼瘡的專家,除提供其著作給我們參考外,還當面解說、釋疑、鼓舞士氣,後來大寶就由陳政宏醫師主治,住院五日,即出院返家調養,調整心態與作息,心理建設最要緊。

為調整生活步調與心態,大寶找到三民路住家附近光復北路的蒙恩堂,接受牧師夫妻輔導,開始接觸上帝,藉著靈修平復心情,主也為她開啟了天光。五月返美賣掉車子、寄回書籍衣物。然後,六月起這一年裡白天大寶到衛生署上班,當國際合作處處長秘書,有工作、有依託;晚上還給天下雜誌寫稿,每個月一篇八千字的新趨勢介紹,要先閱讀一本相關英文原著、再消化整合成中文報導,有挑戰、有成就;另外,大寶因為在聖地牙哥當過中文系助教,有興趣,想轉行,每週還回台大去選讀「華文教學」學分,準備再赴美攻讀第二語言教育學位,雖忙碌,但也很充實,目標明確,心也篤定。

一年後, 2006年夏季大寶病況穩定,就飛愛荷華展開人生新旅程了。在這大寶與SLE的第二場生命戰役裡,我只是站在一旁的陪伴者,看護人、支持者而已;張德明院長與陳政宏醫師,才是上帝派來的貴人;蒙恩堂的牧師夫妻更是主的使者,他們將神的恩典照拂過我們身心,醫治我們的軀體與心靈,因為大寶的積極、勇敢與堅強,她信靠主而獲得了新生。大寶定期回診,狀況穩定,服藥四年多之後,結婚前就停藥了。感謝神!

第三場生命戰役:35歲甲狀腺腫瘤

    悠悠歲月,十年晃眼而過。大寶再度赴美,在愛荷華拿到碩士、博士,到達拉斯結了婚、還生了小T寶,接著應聘到華府國務院工作、搬到了華盛頓特區,2014年底又生下了小V寶,日子就在認真、充實又忙碌中過去了。

    令人料想不到的是,今年(2015 2月初醫師從大寶的感冒檢查中,察覺她甲狀腺有異狀,進一步檢測,竟是甲狀腺腫瘤!醫師宣判那天是臺灣的大年除夕日,也是港元生日,想想小V4個月、T寶不到2歲半,35歲的大寶還要陪著孩子長大,還有好多理想等著實現,人生許多工作還沒完成呢,造化豈非弄人?這晴天霹靂,來得突然,風火雷電齊鳴,一時很難教人接受,我在太平洋這端為此連續失眠好多個夜晚。

捱著捱著,大寶堅強的按部就班安排耳鼻喉科、內分泌科與外科的相關檢查,然後決定四月初手術,親家公三月底赴美,我也在四月初啟程飛華府,協助照顧二小並料理家務。甲狀腺切除,手術隔日就出院返家了,一週後回診,狀況在控制中,預計五月作預防性的放射碘治療,以後需持續追蹤。

四月老媽飛美停留不到兩週,行程匆匆,人返台了,心仍留在華府。一心叨唸著大寶手術後必須休養,怎能抱著、揹著孩子煮飯、做家事?大寶喉嚨不能出力,聲帶要休息,怎可還要喊大的、哄小的?明知大寶在這術後調養關鍵階段,最是需要幫手,無奈遠隔萬里,爸媽都幫不上忙,奈何奈何!一家大小擔子那麼重,還要生病的大寶一人硬撐硬挑起,爸媽何止是心疼與不忍!就讓母女大小都返台,大寶好好休養,二小有人照看吧?或者把二小接回台北,先讓大寶可喘口氣吧?他們卻又不同意、捨不得。一切只有尊重他們自己的決定,操心無益,可憐天下父母心,放不下、難割捨,為著大寶與TV二寶,就讓老媽五月再飛華府一趟,幫襯幫襯,再「支援前線」去吧。

幸運的是,這次大寶在美治療,也是遇上了貴人,手術的大夫是口碑甚佳的名醫,細心又專業,也是個虔誠基督徒。教會的姊妹與弟兄,允諾在大寶做放射碘治療需隔離時,協助送餐。國務院語言中心同事們,更慨然捐出個人的休假時數,讓給大寶就醫療養折抵。細數這些醫護同仁、教會兄弟姊妹、單位同事友人的恩澤,全都是神的恩典。

當然這第三場生命戰役,是長期抗戰,現在戰役才剛開始,相信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必有神的美意存在。大寶此刻需武裝好自己,為自己,為孩子,好好備戰。首要放慢生活的腳步,試著調整個性及處事態度,尋找一個更適合自己的角色,把健康找回來,有健康才有未來。現在爸媽能做的,或許也就是做個一起禱告的精神加盟者吧。

神啊!您一定很忙,看著作媽媽的我殷殷祈禱:孩子要健康、家庭要和順。大寶也向主禱告:求主賜福、求主開路。還有好多好多姊妹弟兄也在代禱:感謝神的恩典,幫助我們,醫治大寶的肢體與身心。神啊,您都聽見了,看到了,我們敬拜、順服,認真接受這第三場生命戰役的試煉,五六月份我就再飛美與大寶女兒一起並肩作戰,加油加油,哈里路亞!            2015/ 04/ 20   於台北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