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一份特別的禮物兩個蔥花麵包

市面上西點麵包林林總總,其中,我最喜歡蔥花麵包。剛出爐的蔥花麵包,麵糰蓬鬆飽滿、蔥花清脆可口,油亮亮、香噴噴的,聞香下馬,教人不禁食指大動,真想立即咬它幾口。

1970(民國59年)夏天, 15歲的我初中畢業(57年國中第一屆剛開辦,我是末代初中生,進初中、高中、大學都要通過聯考),正單槍匹馬參加高中聯考。還記得當年考場在北一女中,家裡爸媽都要上班,姊姊北商畢業也工作去了,弟弟還在念小學,我就自己一個人上考場,無人陪考,樂得自在,也無壓力,但難免仍有一絲絲落寞,考前考後無人招呼照料,中午還要外出覓食。

當年高中聯考要考一天半共五科國文英文數學自然與社會。第一天上午,考著考著、二科考畢,忽然瞥見試場教室窗口出現爸爸的身影!爸爸怎麼來了?而且還找得到我的考場與教室?只見爸爸舉起手上紙袋,向我示意:有吃的。然後,爸爸淡淡地說道:「麵包剛出爐,還熱的,趁熱吃,就當中飯吧。」接著,爸爸又隨口問道:「下午還有考試吧?沒事我就先回公司了。」爸爸旋風似的忽然出現,帶來熱騰騰的蔥花麵包,然後又匆匆離去,留下我繼續應考;一時間,還來不及反應的我,內心澎湃、情緒激動、難以自已,我只知道:爸爸是關心我的!他有注意到我的聯考時間和考場!他還特地為我買了剛出爐的蔥花麵包,而且準時送到考場!爸爸他……

在試場裡一口一口吃著爸爸買來的蔥花麵包香酥滑嫩又可口,尤其那青綠的蔥花,真有齒頰留香的感覺,但我卻噙著淚幾至哽咽,一口口都細嚼慢嚥。受日式教育的爸爸,親子間的親暱互動雖不多,但行動中卻不乏關愛。就像從小常聽長輩們說起,兒時每日黃昏,爸爸都讓我坐上腳踏車前座藤椅,載我到六張街的街口去兜風,從不間斷。時隔多年,在15歲這年爸爸考場送麵包之後,我愛吃蔥花麵包,至今數十年不變,每每踏進麵包店,總獨沽一味,只選「蔥花」,因為「蔥花麵包」裡藏著爸爸特別的關愛。

慢慢的我長大、畢業、就業、結婚、生子、搬家……,爸爸依然默默的在我身旁,互動不多,行動有愛。

我大學時,爸爸第一次去日本旅遊,帶回來珍珠項鍊與全套日本漆器餐盒,說要送我日後當嫁妝。

我結婚後,奕炳在官校任職,校園遼闊巡視不易,爸爸送他一部配備齊全的養樂多26吋名牌單車代步。

大寶女兒出生後,爸爸每日下班回家,黃昏散步一定抱著大寶,穿街走巷遊公園,爸爸捧著大寶、娃兒面朝前,就像請尊菩薩一樣,大家都笑稱家裡多了尊「懿慈大佛」。

香港97回歸前,我帶女兒去香港旅遊,爸爸特地到內湖我家來住了一週,自炊自食,順便幫我看家。

生小多兒之後,我痔瘡嚴重需手術,因貧血還先輸血,爸爸帶了葡萄來給我補血。

後來20076月中爸爸最後一次出國到大陸「昆大麗」旅遊,還帶回一個彝族小花背袋,他說「女孩子們可以背」,要給我大寶或小皮女兒用。不意,2個月後20078月爸爸就溘然長逝與我天人永別矣

往事已矣!爸爸的禮物、爸爸的關心何處再尋?睹物思人,爸爸的日本珍珠項鍊我2010年轉送給大寶當結婚禮物;爸爸的日本漆器餐盒2015年小皮嫁人我擺在大湖新居櫥櫃上;爸爸送的最深刻、最特別、最感動的禮物,非40年前那兩個「蔥花麵包」莫屬!蔥花麵包既暖胃又暖心,既美味又有情,可於今我只能藉著多吃蔥花麵包思念爸爸了。

1-2-2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