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家書:感恩節家書

thumbnail[3].jpg   thumbnail[2].jpg

看當年布希總統在感恩節也循例赦免火雞,火雞大餐很豐盛喔。 

感恩節家書

大寶:今天是星期四感恩節,我知道你和港元要請同事來家裡吃火鍋同過感恩節,這是很好的社交活動,兼具情感交流與感恩情懷,我很高興你們能照顧好自己,也懂得經營自己的社群,融入當地生活。

在老美的民俗與節慶裡,我很喜歡感恩節  (Thanksgiving Day),有家族團聚、感恩與分享的意義,十分溫馨。感恩節源自於西元1620年,當時五月花號(The Mayflower) 載著一群英國清教徒 (Pilgrims),有大人、小孩大約一百多人,在現在麻薩諸塞州的普利斯敦登陸,而當年的寒冬讓他們受盡苦難,到第二年春天來臨,只剩下50多人存活。春季來臨後,他們得到印地安人的協助,才有較好的收成。為感謝上帝及印地安人朋友,清教徒們每年舉行感恩歡慶,在黎明時鳴放禮炮,列隊走進教堂,點起燭火舉行盛宴。到了1789年華盛頓總統在就職聲明中宣佈,11月26日星期四為感恩節,以鼓勵美國人發揚祖先感恩精神,成為美國正式的節日。1863 年美國總統林肯,更宣布每年十一月最後一個星期四為感恩節假期;之後感恩節的日期雖然也曾經過幾次變動,最後仍回歸原始,大家都會在感恩節 (Thanksgiving Day)家族團聚,感恩歡聚祝福,分享快樂與收穫。

感恩節,一般老美家庭都會用小型的南瓜和彩色玉米,做應景的裝飾,同時還要準備豐盛的火雞大餐,很多家庭當天早上會先上教堂,接著回家享用豐盛的火雞大餐,團聚話家常。有趣的是,1947年美國火雞協會以一隻活火雞和兩隻裝飾用的假火雞,贈送給美國總統,以慶祝感恩節,因而這項火雞特赦儀式就成了每年白宮慶祝感恩節的一項傳統,美國總統會親自釋放這隻幸運的火雞到火雞的退休農場,安享天年。今年歐巴馬總統也赦免了一隻火雞,可以逃過一劫呢。

好奇的我還去查了火雞的英文是Turkey,但公的火雞叫 Toms,母的火雞叫 Hens ,而小的火雞叫 Poults ,還真是複雜哩。想一想,新聞報導說感恩節美國人大約吃了4500萬隻火雞,聖誕節吃了2200萬隻火雞,復活節吃了1900萬隻火雞,一年共吃了7600萬隻火雞,真是驚人啊。我最近看了兩篇網路文章,談的是動物的生命故事,感觸良多,在這感恩節感恩的時刻,格外值得深思,我們千萬別傷害其他生命!我們應該要懂得感恩,尤其感謝父母之恩!

下面就是這兩篇有意思的文章,與你分享。

兩則感人的動物生命故事——

〈一〉舐犢情深

20世紀末的一個晚上,當我從湖南衛視看到這感天動地的一幕時,我忍不住慟哭流涕!

青海省有一個沙漠地區特別缺水。據介紹,每人每天只有從很遠的地方運來3斤定額的水量。

3斤水,不光飲用、淘米、洗菜……最後還要餵牲口。牲口缺水不行,渴啊!

終於有一天,一頭一向被人們認為憨厚、忠誠的老牛渴極了,掙脫韁繩,強行闖入沙漠中一條運水車必經的公路。

老牛以驚世駭俗的識別力,等了半天,等來了運水的軍車。老牛迅速頂上去,運水的戰士以前也碰到過牲口攔路索水這樣的情形,但那些動物不像老牛這樣倔強。

部隊有規定,運水車在中途不能出現「跑冒滴漏」,更不能隨便給水。這些規定看似無情,實則不得已,因為這每一滴水都是一個人的生存「口糧」啊。

沙漠中,人和牛就這樣耗著,持續了好半天,最後甚至造成了堵車。後面的司機開始罵聲連連,有些性急的司機用汽油點火試圖驅走老牛。可老牛文風不動,泰山一樣,毫不放鬆。直到牛的主人尋來。

牛主人愧疚極了,操起長鞭狠狠打在瘦弱的老牛身上,老牛被打得渾身青筋直冒,可還是不動如山,最後順著鞭痕滲出的血跡染紅了鞭子,染紅了牛身,染紅了黃沙,也染紅了夕陽。

老牛的淒慘哞叫,和著沙漠中陰冷的酷風,顯得那麼悲壯。一旁的運水戰士哭了,被堵車的司機也哭了。

最後,運水的戰士說:「就讓我違反一次隊規吧,我願接受處分。」他拿出自己隨身的水盆,從水車上放了3斤左右的水,放在老牛面前。

但老牛沒有喝面前以死抗爭得到的水,面對夕陽,仰天長嘯,似乎在呼喚。

晚霞中,不遠的沙堆背後跑來一頭小牛,受傷的老牛看著小牛貪婪地喝完水,伸出舌頭,舔舔愛子的眼睛,孩子也舔了舔母親的眼睛,沉寂中的人們看到了母子眼中的淚水。

天邊燃起最後一絲餘暉,老牛母子沒等主人吆喝,在人們的一片靜寂無語中,踏上了回家的路。

二十世紀末這個晚上,當我從電視裏看到這讓人揪心的一幕時,我想起了勞作的苦難的母親,我和電視機前的許多觀眾一樣,流下了滾滾熱淚。-------摘自《女子文摘》

看到這篇故事,我好想放聲痛哭,我為萬物皆有靈性而感動;我為眾生皆有苦難而哭泣;我為天下所有勞作苦難的父母而哭泣。

誠摯地祈禱,人人都能善待身邊的每一個大大小小的生命,因為他們每一個都有靈性,每一個都有自己的父母、子女、家庭,每一個都和我們一樣渴望快樂、幸福,我們怎能再去傷害他們呢?

尤其是做為「人」,一定一定要善待父母,因為對於兒女,爸媽都有著比老牛更深切的愛!……

 〈二〉悲壯赴死

我曾見過一場異常悲壯的死亡,正是那次死亡深深震撼了我,從此不願再傷害生命,哪怕再微小的生命……。

那是在一次圍獵班羚的過程中。班羚又名青羊,形似家養山羊,善於跳躍,每頭成年班羚重約30多公斤,性情溫馴,是獵人最喜歡的動物。

那次,我們狩獵隊嚴密堵截,把一群60多隻羚羊逼到布朗山的斷命岩上,想把牠們逼下岩去摔死,以免浪費子彈。

約莫相持了30分鐘後,一頭大雄班羚突然吼叫一聲,整個班羚群迅速分成兩群;老年班羚為一群,年輕的為一群。我看得清楚,但弄不明白牠們為什麼要按年齡分出兩群?

這時,從老班羚群裏走出一隻雄班羚來。這隻班羚頸上的毛長及胸部,臉上褶皺縱橫,兩支羊角已殘缺不全,一看就知道牠已非常蒼老。

牠走出行列,朝那群年輕的班羚「咩」了一聲,一隻青壯的班羚應聲而出。一老一少兩隻班羚走到斷命岩邊,又後退了幾步。

突然,青壯班羚朝前飛奔起來,差不多同時,老雄班羚也揚蹄快速助跑。青壯班羚跑到懸崖邊緣,縱身一躍,朝山澗對面跳去。老雄班羚緊跟在後,頭一勾,也從懸崖上跳躍出去。

這一老一少,跳躍的時間稍分先後,跳躍的幅度也略有差異,老雄班羚角度稍偏低些,等於是一前一後,一高一低。

我吃驚地想,難道自殺也要結成對子,一對一對赴死嗎?這兩隻班羚,除非插上翅膀,是絕對不可能跳到對面那座山岩上去的。

果然,青壯班羚只跳到四五米左右的距離,身體就開始下墜,空中劃出了一道可怕的弧線。我想,頂多再有幾秒鐘,牠就不可避免地要墜進深淵。

突然,奇蹟出現了!老雄班羚憑著嫻熟的跳躍技術,在青壯班羚從最高點往下降落的瞬間,身體出現在青壯班羚的蹄下。

 老雄班羚的時機把握得很準,當牠的身體出現在青壯班羚蹄下時,剛好處在跳躍弧線的最高點。

就像兩艘太空船在空中完成對接一樣,青壯班羚的四隻蹄子在老雄班羚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如同借助一塊跳板一樣,牠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墜的身體奇蹟般地又一次升高。

而老雄班羚就像燃料已輸送完了的火箭殘殼,自動脫離太空船。牠甚至比火箭殘殼更悲慘,青壯班羚的猛力踢蹬下,像隻被突然折斷了翅膀的鳥筆直墜落下去。

可是,那青壯班羚的第二次跳躍力度雖然遠不如第一次,高度也只有從地面跳躍的一半,但足夠跨越剩下的最後兩米距離了。

瞬間,只見青壯班羚輕巧地落在對面山峰上,興奮地「咩」叫一聲,轉到磐石後面,不見了。

試跳成功!緊接著,一對一對班羚淩空躍起,山澗上空劃出一道道令人眼花撩亂的弧線,一隻隻老班羚全摔得粉身碎骨。-------摘自《女子文摘》

我沒有想到,在面臨家族滅絕的關鍵時刻,班羚竟然能想出犧牲一半、挽救一半的辦法,來贏得家族生存的機會。

我更沒想到,老班羚們會那麼從容地走向死亡----心甘情願地用生命為下一代開通一條生存的道路。

我為之而震撼!親睹這場異常悲壯的死亡,深深的震撼了我,我慚愧,人類何忍傷害其他生命,哪怕再微小的生命,他們也有生存權啊。人們能夠不殺戮嗎!!!

創作者介紹

王小真的天空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