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家榮民退伍談到曼德拉

IMG_1915  

上圖是金門后浦頭老家隔鄰黃卓彬洋樓,建於1920年代,我們退休計畫之一就是在洋樓隔鄰鳩工興建一新樓。

下二圖是退伍後返鄉,從老家古厝眺望榮湖與太武山,湖水泱泱,遊子返鄉,祖德宗功,差堪告慰親心,未來仍可再奮進。

IMG_1413

 

IMG_1422  

暑假我家先生中將八年屆滿退伍了。許多人都說:可惜了,還年輕,而且才德兼具,可以再為國家多做點事呀。話語中惋惜有之,不平有之,更多的是讚譽肯定與鼓勵,我和先生感覺很溫暖,真的「足感心」——先生四十一年軍旅生涯,確實贏得尊敬,給自己打造了一張好品牌!

先生退伍前夕,我致電向遠在雅加達的公公稟報,公公兩度回電,要我轉達:「爸爸瞭解,沒有晉升上將,那是機運,就像總統只能有一人當選,我們能夠平安退伍,就很滿足了,不要在意。」老人家隨後又再電強調:「爸爸知道,奕炳幾十年來在軍中認真努力,犧牲付出,壓力很大,現在退伍,大家都給我們很高評價,我們很滿足,這是光榮退伍。我們是光榮退伍。」這是一位將近九旬老父的殷殷關懷與叮嚀,我在電話一端聽得出公公為自己孩子有些不捨,有些遺憾,話語中略帶哽咽,有一絲激動,卻又要我鼓勵奕炳,或許也是安慰自己吧,聽到那再次重複而漸低的「光榮退伍」聲,我內心澎湃不已,感動莫名。

確實,「人死留名,虎死留皮」,每個人大約都想為自己的一生留下一個正面定位,一個美好身影或良好形象吧。但世事難料,偏偏就有人認真一世,結果最後一被提及的深刻印象,竟是「他老婆做菜送官邸,拍馬逢迎有一套」!想來那位權傾一時、位高權重的當事人,對留下此「既定形象」也只能徒呼負負,莫可奈何吧。

我很佩服已逾九十歲的南非曼德拉,他早已不管政事,但非洲人,歐亞紐澳人,乃至國際領導人,仍然津津樂道他的點點滴滴,他給世人留下的美好印象是:堅持和解、堅持寬恕,帶領南非建立自信、政權和平轉移。

曼德拉1918年出生,自幼性格剛強,崇敬民族英雄,他是家中長子,被指定為酋長繼承人,但他表示絕不願以「酋長身分統治一個受壓迫的部族」,而要以「一個戰士的名義投身於民族解放事業」,縱使受高等教育,獲法學學位,本可以當個舒服的律師,安度餘生,但他決心為所有人種爭取平等。

26歲,他成立「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現為執政黨,佔有國會議員席次90%)青年團,號召黑人青年以「非暴力」鬥爭贏得黑人平等。

經過10餘年罷工、演講、示威,曼德拉及黑人民權領袖醒悟,非暴力政策無法成功,曼德拉組織「民族之矛」(Spear of Nation),轉向武裝反抗,曼德拉東躲西藏,在地下策劃各種反政府活動,並且說服國際對南非採取經濟制裁。1962年,曼德拉被捕入獄,1964年被判「以武力推翻政府」終身監禁。

在大西洋上的孤島「羅賓島」,專門監禁重刑犯,島上布滿岩石,到處都是海豹、蛇。帶著腳鐐手銬的曼德拉,白天在那裡打石頭,用尖鍬和鐵鍬挖掘石灰石,將大石塊敲碎成石料。

1980年代,南非種族暴亂日趨嚴重,燒殺擄掠,甚至孩童都走上街頭,一起放火作亂。同時國際對南非嚴厲經濟制裁,禁止貿易、投資,南非經濟日漸蕭條,達到谷底。

1990年,在國內外壓力下,南非政府終於同意在長達27年牢獄後,釋放曼德拉。

堅持和解、堅持寬恕

出獄後的曼德拉才是考驗的開始。他在總統就職典禮,邀請看守他的三名獄方人員到場,更當眾介紹給世界領袖,他說,自己年輕時脾氣暴躁,正是在獄中學會控制情緒,所以要感謝獄方人員。

「感恩和寬容經常源自痛苦與磨難,必須以極大毅力來訓練,」曼德拉說,「當我走出囚室,邁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時,我已經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

出獄後的曼德拉,深知南非處境,黑人急於平反歧視,更希望立即享受錢與權,但是曼德拉深切了解,南非經濟基礎植根在白人,如果嚇走白人,南非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境。

他在各種場合表明,不管任何膚色,任何背景的人都是南非人,南非不是黑人的專利,他的貼身祕書是白人,智囊團裡有白人、有色人種,南非橄欖球隊贏得世界盃冠軍時,縱使球員都是白人,他穿著球隊綠色和金色運動衫,頒獎給球隊隊長,在場白人熱淚盈眶,高呼著他的暱稱「馬迪巴」(曼德拉的部族名稱)。

他當上總統後,第二天就和白人官員一一握手,向他們保證新政府上台後,不會有人被趕到大街上,甚至還保留一位曾經協助攻擊黑人組織的白人少校,安全部門警告他,他卻說,「那又怎樣?在政府工作的有些人,甚至做過比這更嚴重的事。」

對黑人和白人在種族動亂時的暴行,南非成立真相和解委員會,讓受害者及家屬都能暢所欲言,讓參與者吐露所有細節,無論細節多麼恐怖,雖然震驚很多人,但是委員會調查完畢後,曼德拉鼓勵國人:「我們必須把過去拋諸腦後,專注眼前和未來。」

為了堅持和解、寬恕,曼德拉甚至與太太溫妮(主張激烈報復)不合而離婚。他更言而有信,做完一任後,不再連任。

退休後的曼德拉只專注兩件事,在偏遠地區修建小學(目前已達400所),幫助愛滋病患。政壇不管多嘈雜,他都不出聲表示意見。他說:「我已經演完了我的角色,現在只求默默無聞地生活。我想回到故鄉的村寨,在童年時嬉戲玩耍的山坡上漫步。

德拉一生精彩,他帶領南非踏上信心之路,重新打造南非,同時也打造了自己的形象品牌。德拉的人生有什麼值得我們學習的?我想,第一:德拉為人處事的魅力,全都來自於他的寬恕、大度養成的無私他說過:「恨」都是經過學習而來,如果他們能夠學習「恨」,也能夠學習「愛」,因為「愛」更自然,更接近人性。還有,第二:他從絢爛歸於平淡,退休後豁達的人生態度,也是值得崇敬與效法的,他不再過問政事,只專注於公益,修建偏鄉小學與幫助愛滋患者。真是了不起!相較之下,我們一個小小的退伍算得了什麼?「有為者亦若是」,稟賦、才具、修為、機運,大人大德大作為,小人物謹守分寸,為所當為,只有崇拜欽敬,高山仰止罷了。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