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00303.jpg 

看,雲南東川紅土地上裊裊炊煙的村莊與七彩花卉稻田,這就是人間。

 

退休點滴:哀樂中年生死大事

去年暑假,也是我退休後滿一年,父親不幸遽逝;今年三月初,我的大姑姑也跟著不幸病故;這個暑假我的二嬸心血管阻塞開刀,進出醫院多次,竟然在兩週前也撒手人寰!感傷、悲痛、不捨,身旁至親老成接連凋零,難道是哀樂中年必經的磨難不成?

 

 

受日本教育的父親一生豁達,年輕時開過布莊,卻因為人作保賠了家業,轉到日商養樂多公司上班,晚年還在新光人壽兼差,平生愛交朋友、愛嚐美食、愛喝好酒、也愛旅遊的父親,很自豪走遍30多個國家,好像一切還算完美。但也正因不以為會有曲折變化,故而對父親的遽然離世,更難釋懷。六月中,父親從桂林旅遊歸來,還高興的向我展示帶回的小背袋要送給孩子,六月底的生日聚餐,他說身體有小問題,答應要看醫生去,不意大家七月一忙,八月發覺狀況仍未改善,於是我陪著他住院、檢查、治療、開刀,前後才五日,父親就走了!

 

到現在,我每回要到學校經過三總時,腦中總會浮起父親的身影,自責未曾對父親多一些關懷照料,自責未能多留住父親的生命,自責未曾把握與父親相聚的時光,如今悔之晚矣。想起兒時,父親帶回大西瓜放進井裡,成了天然「冰鎮西瓜」,是夏天最佳享受;想起父親赴日旅遊帶回珍珠項鍊,給還讀大學的我好大驚喜;想起我搬到內湖,攜女出國度假,父親自願替我看家,自炊自食數日,還說那長柄小鍋子好用。點點滴滴,歲月如流水,印象卻鮮明,而今,一切都已遠矣!回到娘家,看不到熟悉的身影、聽不到熟悉的話語,要找父親只有夢裡尋了!

 

現在連大姑姑與二嬸也都走了,豈不令人慨嘆蒼天太無情?大姑姑與二嬸都是「童養媳」,他們都十分認命,順服地全心全意奉獻家庭,為兒女付出,嘔心瀝血也甘心。丫頭表妹說她母親以前天天早起準備熱騰騰的便當,給他們帶著上學,而自己生病了卻不願給孩子添麻煩;同樣的,二嬸住院還直叨唸著堂弟的塑膠模具工廠業務,她當「免費台傭」數十年,甘之如飴,開刀前我幫她修剪指甲,那手指甲滿是黑色塑膠沈澱!唉!

 

記得小學三四年級時,有一回學校要遠足,從三重國小走路到二重埔的先嗇宮,二嬸特地幫我做了粽子當午餐,讓我既興奮又得意了好久;還有一年除夕,吃過年夜飯,二嬸帶我去中央北路買過年的新褲子,結果人潮擁擠,新褲子被擠掉了,那真是個傷心的新年;長大結婚後,每次回娘家,二嬸總有新做的糕粿分我嚐嚐;林林總總這些二嬸的好,以後我跟誰說?

 

人生啊人生,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再姣好的容顏也有老去的一天,再健壯的身軀也有病亡的一日,生命輪動如季節遞嬗,無人可以抗拒不從。擁有生命,我們珍惜,我們感恩;失去生命,我們只能放手,只有釋懷。不是嗎?畢竟在生命旅途中,曾經有緣相聚共享美好時光,有勝於無啊。哀樂中年,生命列車不斷向前駛,親長先行離席下車,孩子漸漸長大,有凋零,有新生,一代一代我們之間血脈相連,我們用愛把生命的鎖鍊緊緊相扣,人生就不孤單寂寞,也不單調乏味,可以人生無憾了。願父親、大姑姑與二嬸,一路好走,天上安息!願家人寬心釋懷,平安喜樂!

 

王小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